哲思

狗的快樂在哪裡?

chasing tail dog
那天,紀念我們共同的朋友的聚會,聊到一個有趣的話題。

狗的快樂在哪裡?

哈哈,答案就是,狗的快樂,就在他的尾巴呢,不是嗎...

是吧是吧,狗總是快樂的搖尾巴,也很努力的追著快樂的尾巴,尾巴啊尾巴,總是這麼的飛揚~

但,就是追不到

狗快樂嗎?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人問說人活著的意義在哪兒?你快樂嗎?你追逐人生的意義,追逐人生的快樂嗎?那人活著的意義,和快樂又是什麼?
我也曾經想來想去,想破了腦袋,想到快要受不了.. 才發現其實不需要想這個問題,我還是可以活著。

是啊,我也知道動嘴巴,簡單,叫你不想也很難很難。不過忘記,其實狗狗是很快樂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狗狗只要願意向前跑時,快樂就在後面跟著他

Category:

破壞之神才是婆羅門教最有力量的神明


原來,婆羅門教最有力量的神明是濕婆,破壞之神。

在完美無缺的世界裡,人和人互相尊重,還有合作。
在完美無缺的世界裡,人們總能夠創造出美好,包含創造人,創造性格,創造房子,創造都市。
在完美無缺的世界裡,人們總能負責,用自己的生命照顧別人的生命,用自己的所有,照顧別人的沒有。

但這不是我們的世界。

我們的真實是人和人用角力,拉台,彼此臆測來達成平衡,靠爭吵、權力和妥協,最後才能建立彼此的利益一同共事。

在權力關係的建構之下,學校老師得看著校長的腳步,看著教育部官員的腳步,而遵照命令依循他;研究生得看著老師的臉色,踩著他為你建好路,不踏就會無法抽身... 而每個人必須踏著有錢人為你種下的種子,包含可口可樂,Microsoft。生產,購買,以及丟棄,再生產...

在這個社會裡,握有權力的人不需為嘴巴負責,為創造負起經營維護和善後的責任,爛攤子由沒有權力的工作者收拾就可以了。握有金錢的人,可以不需要為骯髒的錢負責,只要下面的人骯髒,漂白到他這兒鈔票是新的就行了。

握有決定權的人,可以決定之後拍拍屁股離開,然後讓後面5年的結果,由那個沒有判斷力聽話的笨蛋來接收就好了。而那個笨蛋當然也不笨,反正他只要等待1年後的收穫,他也可以拍拍屁股離開,升官後讓那些有理想的笨蛋來接收就好了。知道真相的人,可以永遠都不說話,只要不會影響自己,讓那些人自己承擔就可以了。

所以在這個世界裡,有太多被創造出來,包含塑膠寶特瓶,包含股市上萬點,包含越來越多有錢有權人創造,沒錢沒權的人必須負擔的。

難怪破壞之神需要這麼大的力量,毀滅並不代表惡,創造卻可能起得萬惡的源頭,所以我們才需要破壞。

亦或是,人們可以學會如何審慎的創造。

相關資料:
Wikipedia:濕婆

Category:

Making simple life

有時候,簡單的,就可以滿足。

上一次去柬埔寨的吳哥窟,在艷陽高照的合作中,吳哥窟在千百年來的歷史閃爍著,而遊客們也配合的無不張望著偉大的建築,一個接著一個在四處遊覽。

而我在旁邊蹲著,看著一個柬埔寨的小孩子遠遠的小小的冒出投來,踢著一只快破的皮球,一路往遊客如織的這兒行走。原來他家就在古蹟旁邊啊!我們要付門票,他可不用,我們看著偉大的建築,滿足一點對世界探索的渴望,但這古蹟則只是一堆長得不像房子的石頭,老在家旁邊呢。於是,就看著他一點一點踢著皮球從我眼前溜過。我就在那遠遠看著小孩子溜達了一圈,心想,小孩啊小孩,你到底想要去哪兒呢?

原來,他從這古蹟得到了另外的意義。小孩子在遊客身旁竄來竄去,兩三分鐘就有遊客著眼在他身上,賞了一瓶可樂給那小孩。這曾意義,就讓這小朋友連皮球也不拿,立刻打開可樂,邊走邊喝的走回家。

原來這是他今天最好的滿足。

Taxonomy upgrade extras:

Making simple life

一灘死水

要活絡一灘死水的清澈,必須花上十次的大雨翻攪
攪爛了曾經居住在裡頭的生命,也賠上太多新生命
但一旁早已多了許許多多清澈的水窪...

體制的內在矛盾,終究讓人疲累而無以復返~

Category:

丟掉烈士證照

人們總是為自己犧牲別人
或是為別人犧牲自己

為自己犧牲別人是罪惡
那為別人而忘卻自己,則是墮落

那些擁有崇高理想的人,總看著他們天真的畫著無止盡的大餅
需要十年的光陰,幾個世代的變革和轉動
但往往社會只給人幾個月、幾年的光陰來證明
倒是人們因此便可以抱著崇高的理想
不斷在其中掙扎著、嘗試、受挫,然後取得了烈士證照
然後過了兩年又再度疑惑自己的選擇、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用嘴巴做很多事的人,往往不用理會身為人真正的課題
只需要理會自己所畫出的餅是否美麗
只需要理會是否有人正在餅上努力打滾
而崇高的理想配上有限的光陰
換來的總是那種片刻的美好,包裝的華麗
然後又再度被社會潮流所衝破,漸漸消退
而那些願意犧牲自己的人,願意用光陰換餅的人
可以為了片刻的美好不斷的把人生的課題往後延宕
延宕到後來,終於也成為犧牲別人的會員
所有的人,都開始為了用嘴巴畫餅的人犧牲
人生的課題,最後終於成為再也不需要關注的課題

為了理想,投注、著墨是必須
但丟掉烈士的資格也是必須
能夠發光發熱的關鍵,不在於犧牲了什麼
而在於發出聲音,決定了屬於自己的什麼
能夠走下去的關鍵,不在於相信別人的什麼
而在於不會茫然,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而屬於人的,珍貴的事情不多,又是什麼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哲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