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布置房間計畫

我的房間透視圖
用相片拼湊的房間現狀(點圖看原大小)

自從有了自己的網站,便花了許多時間在布置我這個虛擬房間,但同樣的時間下,反而讓真實的房間缺乏整理而亂糟糟。這次去了台東,看到那些擁有無限活力、玩著藝術的朋友們,他們花上了更多的時間在蓋屬於自己的房子,設計自己的空間。有的用油漆彩繪將房間塗抹上色,有的則重新批土,把貝殼、石頭、彈珠...一個個鑲在牆壁上;還有更厲害的,就是親手打造自己的房子,竹子打成的牆壁、稻草編成的屋頂,讓他們的屋子很不一樣。

才回來了一天,在自己的房間裡轉來轉去,便開始覺得缺乏布置的房間了無生氣,讓活在其中的自己缺乏活力...所以呢,手癢的我,便啟用從台東帶回來的sketch book,草草畫了個布置的草圖,當然,這個計畫得等颱風過後才能開始動工。

我的概念大概是這樣,我想用相片來裝飾我的白牆壁已經很久了,不過攝影作品若不表框,配上白白的牆壁,能夠玩出什麼變化呢?左思右想之後,畫出了這樣一個草圖。

牆面布置草圖
右側牆面的布置圖
右側牆面(點圖看原大小)

左側牆面的布置圖
左側進門之後(點圖看原大小)

準備材料:
繩子、鋼釘、廣告顏料(白色,塗抹鋼釘)、鐵鎚、梯子
相片(4x6霧面加邊)

布置房間的限制,大概就是不能有過多的釘子,和留在牆壁上醜陋的雙面膠痕,因此將相片吊掛的似乎是一種解決方式。而架起繩子,一定得敲敲打打一些釘子,若是要掛畫,釘子勢必得掛在牆壁中央;不過若是要拉繩子,釘子便可以在牆壁的邊邊角角,就不會影響到美觀。

現在讓我苦惱的是,繩子掛上去後在視覺上佔了重要的角色,那到底要用什麼樣的繩子呢?是麻繩、釣魚線,還是鋼絲?麻繩的話,較有隨興粗獷的感覺,並且能夠融合周圍的原木;釣魚線則最不會影響到相片的視覺,但牆壁上也就失去了線的造型;鋼絲呢,則給人較機械、冰冷的感覺,搭配黑白相片應該會有點現代感...再幾天的時間,我應該能夠想出個所以然來吧!

Category:

想培力別人?先培力自己!

這學期剛開始目標是想讓社區居民瞭解如何培力,回顧這些歷程之後,感覺到其實最應該先被培力的是我們自己。

為什麼會如此說呢?在參與 J 社區的過程中,自己或者是同學們可以說是一個team,然而這個 team 卻不像 OURs 或是一些社區改造團隊,擁有一些經驗,還有一定得完成的任務;但我們經過自由選課「組成」的這個team,卻比較像是「志工團」,每個人擁有自己手邊的事物,去社區是「志願」幫忙,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依照自己的時間來安排,這個team的結構剛開始僅僅藉由課程來維繫。
在這樣的一個模式之下,其實許多外力都很容易將team給解散掉,最實際的例子便是學期中有一次的討論,聽到社區居民很少人參與討論會議,整個team的氣氛便僵化了起來。許多人在不斷的溝通過程中,得到的不是成就感而是無力感,氣氛如果在內部慢慢席捲,這個team很快就會沒有力量。

也不是覺得參與一定要達到一個標準,但這樣的模式參與社區事物,我想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尤其是當這個team的低迷氣氛也感染給社區的居民時,那就不是一些信心喊話可以鼓舞的。
如果可以的話,或許在進入社區做事之前,最應該培力的是我們,這也是自己這學期學習到關於團隊合作的一環。

Category:

多簡單的四個字:持之以恆?

每每看到sidebar上面的工作項目--假裝辛勤的農夫--不免心虛。
說真的,從四月初到現在,第一個月的詳盡紀錄已經被近兩週塞滿的行程打亂,開始缺乏忠實的影像側寫,想起當初立下的宏願,不免懷疑自己的意志力與實行力...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到落實的階段到底有多大的鴻溝?對自己的承諾,是否在明後天就推翻?當沒人督促自己,純粹為興趣而做時,到底能夠持續多久?到底我為什麼要做,我值得繼續付出如此多的時間和心思嗎?

那些天晴插秧,天雨趕緊收割,心中隨著老天七上八下,對作物呵護無微不至的農夫,365天,天天下田--與之比起來我只不過是一個站在高塔上觀賞,與可愛的作物之間只不過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根本無法體會那種為生計而拼命,為收成而流淚的苦滋味,也無法深入瞭解植物他們的氣味習性,對於風雨陽光的感受。
取而代之的,種植作物只是玩樂的一部份,我只希望從中得到愉悅,卻捨棄了那些酸苦辣的複雜滋味,耕種只是生活中的消遣,即使是必需品的食物,我也只需花點錢財,還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嗎?

持之以恆背後所需要的動機,是多麼的強烈,多麼的必須,多少的堅持,以及對於世界僅有的那些純真... 身為都市人,我能相信自給自足的生活嗎?不,我無法相信,因為我從來沒有用那樣的方式生活;即使喜愛在鹽寮海岸儉樸生活的孟東籬、區紀復,但我會真正這樣做嗎?不,因為我自以為不是瘋子,我以為生活就是現在如此,無力加以改變,我還有更多的事要做,我被輪子推著轉,沒有施行自給自足的時間。

我背後的動機和力量如此薄弱,還想要持之以恆嗎?
只能安慰自己,不要用如此的標準來審視,至少我已經做了第一步。

延伸閱讀:
勇猛心易發,長久心難持

Category:

埋怨講師不專業嗎?

我想這樣情況會常常發生:主辦人安排了講師,可能有既定的主題,也與講師聯絡好,通過幾次電話,也相互交換了對內容的概述。
但實際進行課程時,卻出現文不對題的尷尬情形...講師在台上講得並不是邀請者所要的,或許題目是一樣的,但表達的內容卻與邀請者的想像有所差距。

當然會有差距,但要怎麼縮小這樣的差距,讓主雇雙方都能滿意呢?似乎邀請者的期盼越高,這樣的差距會越大,更有可能造成一些期望落空,讓聽眾無法滿意的情形。
因此一個邀請者或主辦活動的人,或許得做更多功課:把題目開出來的同時,也可以順帶擬出guideline和主旨附上,再去尋找適合的講師。

尋找講師,最好當然是聽過他相關主題的演講,然而這常常無法達到,因此許多時候得依賴介紹,看看該講師的背景是什麼,講過什麼主題。能夠是個好講師,其實一大部分是因為他的背景與主題有深切的關係,常常會如此,找了個講師結果都在講之前的豐功偉業或者現在進形式,若與主題與他的背景沒有相關的話,那很有可能整場下來,他還是在講豐功偉業下的經驗談,但與主題卻格格不入。

所以呢...能夠聽到一場好演講,背後的主辦者可能很用功,花了許多心思來準備;而要準備一場好演講,主辦者一定得用功些,才能兩相得意啊。

Category:

倫理問題:報導到底要多深入?

最近自己便遇上了倫理的問題,有點像研究者的倫理問題,也像記者的倫理。

親身參與了一個project,到底要寫到多深刻的程度呢?深刻的剖析,報導其間矛盾的過程,可能將一些不太為外人道的事情給暴露,也許會傷害到了參與該project的人,甚至切斷了彼此之間的關係。
而只報導了皮毛,卻又覺得參與如此深入,呈現出來給別人的只能是如此?無法公開的訊息,那就是死的訊息,更何況這是個有價值,可以供他人借鏡參考的過程。

基於害怕面對與不願影響到他人的原因,我似乎選擇了後者來撰寫。這個例子很明顯的,blogger牽涉到的不是社會正義與責任,那所謂的道德太遙遠也太飄渺,個人所在乎的是非得面對的情感,牽涉到的是與他人的關係。
一位報社記者可能報導完就不甘他的事了,但研究者或是blogger,在緊密的合作關係下,在深入的參與後建立了友誼和人脈,他的角色能夠批判嗎?還是礙於情面,始終只能有浮於表面的文章...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