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jimmy的耕種日誌:患得患失,患得患失

我不想困在詛咒裏
開始對自己說
被偷就是肯定
入圍就是得獎
終於我也可以跟那些老大哥一樣
成為小偷覬覦的對象
或許我也要做好一條也吃不到的準備
並且把它當成我的得獎感言
激動地在台上喊一句
"謝謝 謝謝 這一切都要感謝我的小偷"
節錄自:阿姑的屋頂農園報報

...靠天吃飯的感覺,慢慢略有所感..
雖說不像被偷苦瓜這麼的ㄍ安三聲,但老天爺捉弄人的感覺倒是不時出現

以前爬山時,碰到下雨難過,碰到大太陽也難過
再走幾天加上了個颱風,大概什麼鳥天氣都碰到了(大晴天之後便是颱風要來的時刻...)
此時的心情何止是#@!*%&$!$%&#@!....

漸漸的才知道,原來這是自己的問題
總是有所期待,總是期待結果
而不知最後留在心底的卻都是那些苦哈哈的過程
「結果」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

現在每到下雨天不免埋怨一番,濕濕的天氣出門多麻煩
然而每當想到小小的蔥
便還會慶幸這雨來的正是時候
但不來還好,一來就是一兩週的連綿大雨
田裡積水不說,我種得辣椒和蔥都怕水淹
心裡七上八下的叫老天爺少下一點...

就是這樣,總是不滿意他給我的
總是想要恰恰好我想要的
這好像一種循環....

提起患得患失這個觀點
其實它沒什麼不好
或許
學種菜就是要喚起我們對供養我們的食物應有的"在乎"吧
當我夾起一片媽媽炒的苦瓜
當我看到電視上農夫欲哭無淚
當我看到無米樂那些主角的笑容
......
那些在乎讓我有感覺
我開始感謝種菜帶來的患得患失
讓我對這世界的在乎回到最單純
節錄自:阿姑的屋頂農園報報

天氣和笑容,讓我深深覺得種菜這件事似乎在磨練一個人
與老天爺相處沒什麼其他的辦法,只能虛心接受
他給了我們四季、梅雨、烈日、微風,我們還需奢求什麼?

長期患得患失之下,我猜每個農人都磨練出一番耐性
那種「甘願」付出的心情,明年再來的努力
我想自己還得患得患失很久吧...
不過我相信,笑容終究會出現的
不只是在收成的時刻 :P

延伸閱讀:
jimmy的耕種日誌:用一輩子換來的禮物

Category:

團隊合作課程教案(for 淡江登山社)

今天(5/22)到以前的社團帶幹部訓練,這算是我第二次的嘗試吧。還記得去年自己帶得差強人意,許多可以討論、發言的機會我並沒有藉機帶出來,今年於是捲土重來,好好設計了一番。
這次的主題在講團隊合作,團隊合作有許多要素,我想呢,這些東西並不需要我來直接告訴他們,他們可以自己藉由過程中發現,但我必須做的是一些巧妙的安排,讓大家可以在短時間內進行一個「團隊合作」的過程,再來檢討剛剛過程中的問題。
因此,這個活動設計中,觀察員的角色便非常重要。與觀察員做適當的溝通,引導每組的觀察員注意那些重要的元素,在之後的分享中觀察員才能夠給予組員們一些東西。

然而,實做起來仍有許多問題:

剛開始的自我介紹,其實非常重要,因為這是讓大家靜下來,並開始尊重講師的一個過程,然而因為時間的關係這部分我匆匆帶過,並沒有營造出一些氣氛。

再來是分組的問題,其實原本預想是讓大家自己分組,然而因為當時人還沒到齊,且陸陸續續都會有人進來,我也沒來得及將人員分配數量相當,因此導致組與組之間有較大的落差。

剛開始可以給一些guideline,但我沒有針對「討論」->「實做」的過程給太多建議,只有給觀察員建議而已。這樣的方式有好有壞,好處是讓他們自己產生一些角色,壞處是若產生不出來,那挫敗感和落差會太大。要適時給予協助。

分享的部分,沒有針對觀察員提出的問題做深入思考,反而是我在補充講解...這時候應該給予大家更多的發言機會,不過時間要夠就是了。

核心問題的部分,兩小時應該不夠討論。如果要的話,比較適合設計好問題,讓大家靜下來寫寫來反思(無奈天氣太熱),而不是讓大家圍著一圈來討論。

頒獎時,老實說我經營的很差...那些氣氛我還不會炒,而且針對發言者的獎勵也有許多不公平。hmm...若要獎勵得用更好的方式

綜合來說,今天的活動還算順利,有些山胞還挺願意動腦的,而大家在短時間的創意,果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之前擔心提供的雜誌(素材)中太少關於自然的東西,然而現在瞭解這樣才比較好,能夠讓他們突破自己的思維和視野,而不是盡用些山來山去的圖片來製作海報。畢竟社團是個很抽象的意象,招生海報要表達的登山社也可以很多元,這方面值得以後辦活動時好好思考。

=================以下是我擬的教案=================

一、自我介紹:
我今天是來陪大家的,而不是讓大家聽我講。今天的主角是你們而不是我,你們將會在社團中成為核心人物,而我呢,則在遙遠的地方...;)所以呢,請大家瞭解,這兩個小時是你們的時間,而不是我的,我準備了一些東西,也都需要你們大家的參與才能完成,現在就來看看我們接下來要做的東西吧。)

二、會議扮演的角色:
會議在團隊合作中的角色

三、團隊合作實做:
共同討論、製作(下年度招生海報,表達心中的登山社)

工具:剪刀、刀片n把,雜誌n本、報紙n份、膠水、書面紙(半開),可以剪貼的素材越多越好。

人員:一個觀察員,先抓出來跟他們說所扮演的角色,而觀察員不能動口(紀錄者,紀錄誰在當什麼角色,誰在做事,誰在幹什麼,誰發言?流程?其他的問題...)

討論:寫下:宗旨、設計、意涵

時限(40 min)

上台分享:主旨、意涵,進行過程中所發現的事情(每組10 min)

  • 請觀察員來與大家分享看到的事情(得先跟觀察員詢問...)
  • 會議:有沒有討論?討論時有沒有主持人?誰發言多?誰發言少?誰沒有意見?討論中有leader的出現嗎?有人做紀錄嗎?
  • 工作:誰來組織大家?誰設計?誰願意當一個聽從者?時限之內,完成多少?為何* 沒在時限內完成?有分配工作嗎?還是大家各做各的?
  • 上述的問題怎麼解決?

四、會議流程的參考:
會議前、中、後(勾選一下,看自己做到了哪些..)
事前準備:
* □ 會議前,需要有個討論事項的list
* □ 準備好玩的東西,食物、飲料等等,唯不可影響會議進行(如:攜帶寵物....)
* □ 聯絡成員來參與會議
討論期間:
* □ 需要一個紀錄者(紀錄重要的談話,討論結果、分工以及下次開會時間)
* □ 需要一個主持人(隨時拉回失焦的討論,要掌握會議時間,在時限內結束且有結果)
* □ 將討論的東西都list出來,大家來看一下要先討論哪個
* □ 開始進行討論,可以是自由發言的方式,也可以輪流發言(看氣氛熱不熱* 絡,也可以丟顆球,讓拿到的人來發言...哈哈)
* □ 主持人可以適當按鈴...(阻止言不及義,冗長的言論...不過還是得看情況,有時是娛樂效果)
* □ 分工:討論結束的前一刻,最重要也最需要智慧的事(note:分工是分配一個負責人,而不是那項工作只有他做,還記得剛剛討論的合作模式嗎)
* □ 下次開會時間
* □ 臨時動議~(如:要去哪裡玩啊...要去哪吃慶功宴啊...等等)
會議結束後:
* □ 定檢查點,瞭解一下分工者的狀況和困難
* □ 有問題的分工隨時變動
* □ 籌備下次會議

五、團隊合作的核心問題:責任、義務還是玩樂?

  • 除了責任之外...
    什麼是社團?社團怎麼來的?社團在你們心中是什麼?
    登山社有哪裡好玩?有哪裡不好玩?有哪些讓你覺得很喪氣?
    為何會有人想離開社團?為何你們想來?

  • 矛盾的情境:
    今天有人接了幹部(15小組、主幹、小隊長...),但卻沒有做事,你看到這樣的情況可能忿忿不平,怎麼會有人接了落跑,不負責任?但要求你參與幫忙時,心裡卻又覺得這不是自己的責任,也沒有義務要幫他做事,但不幫忙卻又說不過去,可能會對社團其他人過意不去。這樣的情況可能讓這件事情就懸在那兒,誰也沒有氣力、誰也不想管那些事情。
    如果是你,你覺得為何會有這樣的情況?你覺得你可以做些什麼?你覺得有什麼方式可以讓自己不用在「要不要幫忙」上面掙扎?有什麼方法消除自己忿忿不平的情緒?
    團隊合作的模式中,有哪些可以幫助解決這樣的問題?

  • 身為團體的一份子
    如果你選擇了離開群體,對社團會造成哪些問題?對自己會造成哪些問題?
    有人會畫登山社的「組織架構圖」嗎?
    未來的主幹,來看一下自己消失後,登山社變成什麼樣子...

六、頒獎:

大獎:給山社的伙伴們,共同擁有這項成果

小獎:鼓勵踴躍發言的對象,可以當作讓討論熱烈的誘因

Category:

jimmy的耕種日誌:多事之「春」

第三週了,這些日子天公實在做美,常常三不五時便來個豪雨,雖說把我小小的蔥的幼苗打得東倒西歪,但可省了我澆水的麻煩 :)
昨日上樓探望一下他們的時候,卻發現我的地慘遭迫害~在軟軟的泥土上有個大大的腳印!:> 唉~到底是誰這麼狠心呢?

唉,慘遭大腳迫害的土地

在跟咱們屋頂上施工的監工大哥聊天後,才知道早上他們得拆下看台的屋頂,因為施工太危險,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不過,監工的大哥還很好心的拿著剷子來要幫我剷一剷...天哪~我趕快阻止他~那些可是蔥的幼苗啊,不是雜草88|~
啊...他也被我嚇到了,啊,我的蔥你爭氣點啊,快快長大不要再被人家瞧不起啦,要是還像雜草,下次還是會被別人就這樣踩下去...

既然土地已經被蹂躪,我就趁機把蔥的幼苗移到適合的地方,讓他們繼續茁壯囉。那個流程大概是這樣:

三支蔥小苗用手指挖的洞,小蔥進去後才會變粗成大蔥
把蔥小苗拿起來,三株放在一起(一株有兩根,三株就會有六根),而後在適合的地方挖一個洞,讓蔥可以繼續長大變粗。
塞進洞的蔥顯的特別矮,不過這樣他們的蔥白似乎會比較多蔥的根需要空氣但又怕水,因此要鋪上乾草堆防雨加上固定蔥
再來呢,就把小蔥塞進剛剛挖的洞中,hmm...這時他們便顯得特別矮小;因為蔥的根很怕水泡著,因此挖得洞不用填滿,讓根部呼吸空氣,而上面鋪上乾草堆擋雨和固定蔥的小苗,在宜蘭常看到冬天人家種蔥時旁邊鋪陳著一堆堆的稻草,就是有這樣的功效!

終於達成任務啦!在一番整理之後,我的蔥看起來似乎又在微笑了...一片是多麼的欣欣向榮,天色也漸暗了,該是繼續啃書的時刻啦。
移株之後的蔥排排站!

Category:

jimmy的耕種日誌:用一輩子換來的禮物

像花朵般綻放「回頭看看啊,才知道自己大半輩子都在耕田,教我怎割捨的下這塊土地?」
也不知為什麼,在看完「無米樂」之後就記得這麼一句話。
或許是自己正在與土壤相處吧?一直以為那是一種執著、一種強烈的目的,在一旁的揣測與觀賞,我真以為自己懂了。
才第二週,也沒什麼,拍著照按著快門,靜靜的看著他們,我沒有崑濱伯對土地那樣的情感,那是他用一輩子所換來的禮物,自然不會出現在我這才相處兩週的憨仔。只是在這樣多變的天氣裡,在我塞滿任務的生活中,似乎多了另一個可以讓我掛心的生命。
晴天,大熱天,大雨;我感受得到,與他們一同曬著那乾烈的陽光,我突然聽見了,那滂沱大雨打在屋簷上的聲音多麼響亮,響亮到足以傷害那初出的生命。
那的確是一種牽掛。

還記得去年應考啃書的時刻,讀到wiki(Aldo_Leopold,李奧帕德)(Aldo Leopold)的大地倫理。西方的自然保育之父將萬物接視為同等的生命,對待他們以平等的態度,生命在他的定義中擴大了。
當看到崑濱伯呢,我第一個連結到的就是記憶深處,尚在似懂非懂階段的名詞,他將土地視為自己的兒女,養稻米,養土地...對於他,何來需要大地倫理?

我以為那是一種難懂的,不會懂的感覺,生活在都市中,千萬種理由和為難,讓自己沒有機會去懂。直到與土地對話的時刻,那一切都開始了。

延伸閱讀:
黃小黛的:咱們去看《無米樂》
關於李奧帕德的《沙郡年記
jimmy的攝影紀錄:植物

Category:

jimmy的耕種日誌-週記

蹲下來細細的檢視,彷彿能聽到土壤裡面的悄悄低語--從那時候開始,生命之間便有了連結。

『你好嗎?』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口渴了嗎?』
  『*%^@#$...』
『你不孤單,而我也不孤單』
  『:*)[email protected]#(』

雖然我聽不見,但我寧可相信土壤裡仍有他們的喃喃私語。
Day 1-新居Day 2-缺

Day 3-新生Day 5-甘霖將至

Day 5-取捨之間Day 6-迎向陽光之姿

Day 6-新生之二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