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北美館發現攝影大師-傑利.尤斯曼的自然幻境


傑利.尤斯曼(Jerry Uelsmann)的攝影作品網站

上星期因為朋友說雙年展不賴,抽了時間去北美館逛了一圈。從一樓走到了二樓,腳很痠....從二樓不情願的走到了三樓後...!!!驚豔無比!

有人說拍照的框框限制人們的創意,而久遠以前的爭論,曾經有極端人士抨擊攝影只不過按按快門而已,根本並不是藝術...。我猜這些人一定是沒看過傑利的作品才會妄下此斷語,早在沒有影像合成的年代,這位大師自由的藝術觀,就在充滿限制的相片中讓樹木浮在水上,天空裡出現河流,房子與樹木的親密關係也早已獲得結合...

 

不曉得大家是否會有同樣的感覺,我在細細看過傑利的作品後,就覺得他一定是一個熱愛自然和生命的人。他的素材合成囊括各種自然景觀,人的身體各個部位,我們居住的各種空間,在他的巧思之下,即使是那看起來不起眼的岩石,也能轉化成一扇扇生命出口的門扉。

那些傳統相紙特有的細緻的灰階,總能發現人對自然的渴望,人們的身上可能纏繞著藤蔓,人的希望抓住生命又如何流逝,而滂沱的河川則是女神的化身。

在他呈現的獨特超自然與現實的交錯風格裡,人們有些時候似乎真實的飛在天空裡,卻又在某些時候,用雙手妄想掌握無法掌握的天空。

傑利給我的感想,不是在暗房沖洗的技術可以發揮到如此極致,而是傑利完美的呈現了他對生命的想像。如此的真實又夢幻的空間,在作品那小小的框框裡是如此,在我們的生命裡何嘗不是,夜晚的夢境中有多少幻境...

我們不都努力的追求和嘗試去實踐一些夢想嗎?

 

延伸閱讀:

傑利 尤斯曼 的作品集

臺北市立美術館:疊影絮語 傑利 尤斯曼(Jerry Uelsmann)(2009/1/11前展出)

 

Category:

天有多藍?

blue sky
在記憶的當下,影子是斷裂的。

在游移的途中,總是會有人會插進思緒。

這時在徬徨的時刻,本不會低頭尋求影子的當下,突然發現可以有一個靠著的角落。

在燦爛的陽光之中,吹來的是遠方思念帶來的溫暖涼風。

美好的時刻有多短?從路燈亮起開始,到陽光灑落的時候,一整夜的想像...結果只有在抬頭看見月光微笑的那瞬間!餘下的時間,眼底的盡是孤獨的美好。

這是拉長的影子,走進黑暗的時候,隨著遠離光亮,一邊踩著越來越長的身軀,一邊輕哼著那些遺忘的歌。

所以當夜晚的時候,別問我天空有多藍,那會是一整夜的迷途,才能換來次日晝明的晴朗。
dark sky

Category:

山頂的意義

盡頭,也是回頭;起點卻也是終點,路程都還在遠方。

Category:

拾回記憶


那天的月亮,喜歡逗留在天上,卻忘記回家的時刻總是來的太快

那天的陽光,喜歡悄悄的說話,卻忘記了熱情的自己

那天的我們,也喜歡在山林的隙縫中,踏著與天空接軌的道路上

不知不覺間,過去和現在交錯開來,熟悉的不熟悉了,以為陌生的,卻又湧上心頭...
比起歡笑,也許更喜歡寂寞的走在山中
比起喘氣的聲音,也許更喜歡風吹起樹林的聲音
比起天明,也許更喜歡夜晚的神韻
比起高昂的藍天,或許,我更喜歡厚實的土地

頂端的開闊,與林鬱的濛濛,或許都是必須走過的;你的悠悠,還是我的流浪,總是交織成精彩的旅程。


哪一天再相遇?

Category:

我的天空之一

天空如此的廣大,但我們的視野卻總是侷限,陰鬱的灰暗籠罩之上,仍會有新生般的光芒透出,只要願意拉遠拉高,想像與真實的距離似乎會更近一些...
(攝於:台北新店)

我的天空:沈鬱後的光芒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