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我們都懂事了

終於明白,孝順,家人,是很多人都認為很重要,但很多人都擺在最後一位的一件事。最可悲(怕)的,是每次了解這個道理後,卻又不斷摸著心違背他。
直到當這件事某一天不得不被擺在第一位的時候...


最近搬離家一陣子,心理很安心、生活很平靜,實現我喜歡的生命的某種單純,生活的一種簡單步調。每週回家一兩個晚上跟父母聊天,反而有種重新開始認識父母的過程,原以為我夠了解他們了,沒想到長大成人了,才發覺自己真不了解他們,不懂他們喜歡什麼,不了解他們過去的工作,不懂他們在意的細節,不懂他們生命的重要時刻,不懂他們記憶裡的歡樂...

我們總沒太多機會讓他們準備,他們就得開始適應兒女不在身旁,生活失去重心的時刻,都過了30年,把兒女家人、工作賺錢養家放在人生第一順位,當孩子不用他們負擔的時候,又該往哪兒去?

長到要離家開創自我的年紀,就開創去了,父母也長到病痛開始,年邁力衰的年紀,得看著兒女離家,又擔心又祝福,又難過又得振作,開心的為兒女著想付出,只為兒女好,為兒女掛心。今夜我赫然發現,當我開創自己人生的同時,原以為我懂事多了,卻又不斷在做不懂事的事情。

我很慶幸,還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來迫使我必須把家人擺在第一位。


可是,人真的太奇妙,太容易追求追不到的,又太容易忽略在手邊的。

Category:

《設計&日常生活》讀後,方向燈UI的啟示?

前些日子跟好友們的讀書會,討論了這本《設計&日常生活》(設計日常生活:如何選擇安全好用的日常生活用品,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坦白說,討論的當下並沒有很深刻的體驗,原因是書中大多的例子已經年代久遠,較少著墨現有的科技產品。

但經典不愧是經典,某天在路上,瞬間我領悟到書中提及的概念,果然是可以永久應用到設計的思維中,而這些概念的應用,早就被千錘百鍊後修正到最好的狀態,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並不覺得這些事情是「設計」過後的。

方向燈的聲音,應該是耳熟能詳的滴答聲吧?好吧,進一步來思考後,「為什麼」需要有滴答聲音?從這裡一開始想起,才了解原來這個習以為常的日常生活情境,卻是縝密思考出來的結果。滴答聲對於操作車子的人,可以輕易的了解自己仍在打著閃燈,而不需要用到時就可以關掉他,通常在開車的途中並沒有額外的眼神來去看儀表板、操作板上面的指示,唯有聲音是不需要佔用駕駛人視力的頻道,還可以讓駕駛人適時在轉彎之後關掉方向燈。而滴答聲對於外部的人呢?如果常當一個稱職的行人的話,過斑馬線必然會網前直直衝,但右轉的車子,要就會眼巴巴的看著行人慢慢行動。滴答聲,對於一個眼睛不會長在後方的正常行人而言,也可以適時了解「喔,後面有部車子在等待我」的情境,不用讓駕駛人搖下車窗吶喊,就輕易傳遞了一個訊號了。

操作後要有「回饋」的設計概念,完美的應用到這個日常生活中。

這個有回饋的設計概念,當然也融入我們最常碰到的科技產品。滑鼠、鍵盤的按鈕反饋不在話下,但讓我們來看看諸如iphone / android / ipad等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嘗試用觸控螢幕取代傳統輸入裝置時,因應做出的改善。

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是,當我們想要透過觸控螢幕打字時,缺乏了像按鍵盤,按滑鼠,按電話,按計算機那種順暢感。原因無他,就是因為螢幕本身不是按鈕,一個虛擬的平面,當用力點擊下去時,並沒有反饋的提示讓我們知道「原來我已經按下去了」。不過更難的問題來了,一個平板,一個螢幕,再怎麼樣都沒辦法像按鈕一樣的反饋啊?聰明的發明家、設計師為了讓這個裝置好用,就充分利用了原本就有的組件,因此現在的智慧型手機,當你觸摸螢幕來打字或按鈕時,機身輕輕了震動了一下,提示你的手指你真的有輸入進去。

操作後要有「回饋」的概念,顯然就在這個例子非常重要,也透過巧妙、省錢的方式實現了。

其實,無論是方向燈還是手機的觸控,都是一點小細節,不過我想讀了這本書最大的收穫,就是能夠去理解這些小細節背後的重要,以及真正的「設計者」應有的思維。推薦這樣的好書給各個創意無限的設計者。

Category:

火把和蠟燭


(photo by ๑♥Kiki Follettosa♥๑)

最近的台北陽光普照,空氣清新,而且還藍天白雲,涼風徐徐。所以好消息不斷~~

其實好消息從很早就開始了,好像人人從畢業後,都可以找到一個歸屬。一是,A友人去了遠處工作,突然就跟B有了連結,然後目前熱切中,跌破大家眼鏡。一是,CDE等友人,畢業後就開始了愛情長跑之路的計畫,從結婚到生兒育女,樣樣都來!真另我鼓掌都來不及~~

其實最讓我驚訝的莫過於F友人了。終於聽到了好消息,也為他萬分高興,即使目前還有些障礙得跨過,不過愛情總是對味的好... 總是在聊愛情,不如就這樣跳進去吧?是嗎?

不過也聊到,男人和女人投入感情的頻率,總是有那麼不同,總是如此,也老是如此...

在剛開始時,男人是煤油加上火把,女人則是蠟燭。熊熊烈火要去點燃蠟燭,似乎太大才小用,又有點使不上力;但身為纖細蠟燭(燭光晚餐用的那一種),一不小心又被燒融太多,要不就是燙的逃開,要不就是太熱太難受...

往往這個階段,要不就是男人心理覺得,是怎樣,自己一頭熱,又是為什麼...要不就是女人覺得,幹什麼這麼快,又還沒準備好..

你說要把蠟燭和火把擺在一起,然後都可以同時發出同樣光芒,又同時燒完..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

我的小心得就是...

恭喜大家 :D

Category:

蛙鳴的日子

讀的多,思考的多,絮亂的變成清楚,複雜的變成簡單。或許不需要的太多,需要的其實很少,意識總是被外界的混雜所干擾,而來到田野的蛙鳴,就讓心眼隨著綠意也清澈了起來。

上週去了美濃,看到鍾理和在那時代,在大樹下的板凳上,幫椅子破舊的手把放個隔板就成了書桌;而這週來到田邊的屋子裡,在蘭陽平原濕潤的氣味下,以及快把夜晚唱成白天的蛙鳴裡,床上放了個墊子,坐在枕頭和毛毯裡,就成了我的打字桌。鍾理和說到他的書齋如此的簡陋不齊,卻是個別的地方都沒有的,他最好的書齋;而我才知道自己這兒沒有電視沒有音樂,甚至沒有檯燈和椅子,但卻是最好的打字桌。

在我的打字桌上,可以在夜晚裡聽見屬於夜晚的聲音,可以暫且離開憂煩惱苦,把心裡的結放到來時的路上,看著屬於春季的稻秧,想像他們逐漸在眼裡遍佈開展起來。在我的打字桌的世界裡,沒有咖啡的香味,而有著雨將欲來的凝結之味;沒有書卷的氣味,而有著棉被裡溫暖的濕味。

這是咖啡店、圖書館、那些安全優雅舒適的地方所沒有的享受吧。

Category:

翻閱過往

寫下是一種保存,也是一種遺忘。

為什麼要寫下來呢?為什麼又要保存?明明就是想要遺忘,為什麼留在看得見找得到的地方?

不小心翻閱過去的文章,來來回回的停駐,原來是在翻閱記憶。好的,不好的,難過的多慮的...都被丟在文字裡,試圖遺忘些什麼,試圖要拋棄什麼,結果好像又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晚上都記了起來。

但是文字可以保存,感覺卻是無法逆轉。當翻閱過往的文字時,卻不一定會有過往的感覺,有些模模糊糊的影像流動著,有些烘烘的聲音,好像從旁邊就這樣掠過,文字終究只能保存我們翻閱記憶的能力,卻無法保存那一刻的感覺。或許是單純的,快樂的,還是痛到無法再痛的... 都隨著文字還有時間,留在圖畫紙上的那一點。

對於過去,對於現在,又有需要這樣努力得回憶嗎?
未來會一直來,我也會一直留下紙張圖畫和文字,但不是為了要翻閱過往。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