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勇敢實現想像 - 如何像Matt到世界各地跳白痴舞?

應該很多人都看過Visa卡的廣告,有一個人到世界各地跟人一起跳舞,有些是3-4-5個人,也有些是100人,也有到非洲跟小朋友... 還有到印度、各大城市... 然而最令我驚訝的不是他到世界各地,而是為什麼他可以跳這麼多遍,都還是可以把這舞跳的這麼好笑而且難看,而且很多人都願意跟他一起跳!

好奇心驅使之下,即使朋友說啊這又是另一個商業廣告,而查詢之後才發現Matt很大方的分享出他獨特的環遊世界方式,看看下面Matt 5分鐘的演講,便發覺他真的用了一個能夠與全世界溝通的獨特方法...

Matt的創意原來是他朋友開玩笑的突發奇想,而且還被笑說他跳的是白痴舞(哈哈真的挺好笑)!不過很多人,尤其是台灣的教育下,並不習慣把突發奇想來實踐,很多時候我們喜於安分於現在的狀況下。

而這個奇怪的工程師,從2005年開始就到世界各地,因為他是電腦工程師,所以就用了習慣的工具 - e-mail和youtube,並且建了一個個人網站叫做「where the hell is matt」,每次都會公佈他接下來要去跳舞的地方,如果有興趣的可以留下e-mail,他會主動通知那些留下e-mail的人,指定地點、時間..

結果沒想到,有些時候透過這種沒有感情的溝通方式,真的有很多人願意來跳一跳,幫忙完成Matt的夢想!

 

有時候總在想,一些夢想該怎麼實現?要等天時地利人和... 倒是Matt的想法,便會讓我覺得好像不應該想太多... 套句會侵犯商標的話: Just do it .

哪天社運或是環運,也可以用跳舞召集?啊,還是用唱歌?在這麼做之前,還是先看看底下贊助商幫助拍攝的Matt環遊世界宣傳影片,參考參考。

 

閱讀更多:

VISA跳跳跳廣告

MATT個人網站

MATT談台灣遊所感

Where the Hell is Matt?(Dancing 2005版)

Where the Hell is Matt?(Dancing 2006版)

Where the Hell is Matt?(Dancing 2008版)

 

趕車上學不稀奇,趕船上學才是真辛苦!

這個臉盆可不是人人可以做的,花錢也坐不了呢!但只要你靠近他們,他們會努力的划過來,拿一串香蕉給你,希望你能夠買買香蕉。

這就是在柬埔寨南方的洞裡薩湖!去吳哥窟行程的第一天,就充分瞭解到,除了吳哥地區的五星飯店之外,這些人們也努力的活著,而且而且,水上人家原來是這樣子啊!從學校、警察局到教堂,各各都在水上... 來看看照片吧:

 

洞裡薩湖是東南亞最大湖,有多大呢?看看地圖上,「柬埔寨」的柬字,那些藍藍的一塊,連到紅色箭頭那兒,都是洞裡薩湖!我去的地方,就是紅色箭頭那兒~

(吳哥窟就在湖的上面一點點,雖然現在已經沒有吳哥航空了.,但還是很值得去走一走!)

 

想像得到,這樣的湖裡有魚嗎?其實洞裡薩湖的新奇,背後卻是柬埔寨最窮苦的地區之一。直到幾年前吳哥窟開放觀光,才讓洞裡薩湖的居民除了捕魚之外,可以開船載觀光客逛湖一週。

雖然看起來窮苦的人們,在這惡劣和不方便的環境生存,卻可以看到家家戶戶都喜歡把自己的家園裝飾美麗呢!

當我們問起隨隊的導遊,才知道這邊的小孩子,每天都得趕上學~~而且是趕船上學:

這就是因為,學校就在村落中間,村落是一堆船組成,而且在離岸有點遙遠的湖中間!孩子們常常得幫他們的父母搖船,當天賺到足夠的錢,才可以去上學。而且在上課的時候,若爸爸中途開船來找他,想必是需要孩子的幫忙,那他就得起身離開「學校」,趕緊賺錢去。

 

柬埔寨人親切純樸的印象讓我印象深刻。聽導遊說才了解,從70年代開始,軍權鬥爭的結果,讓柬埔寨經歷了滄桑的歷史,整個國家佈滿了地雷(據說有兩千萬)。因此人民怕死怕久了,渴望只要好好安全活著,所以要求的特別少,樂天溫和,不要死就好囉!

但前陣子的風災,卻讓我不禁擔心,開始努力查起柬埔寨的資料,才發現這個導遊口口聲聲稱讚的自己家園,也飽受軍政府的壓制,人權運動者被軍政府逮捕,讓柬埔寨人民生活提昇非常有限。

水上教堂耶穌,保佑一下那裡的人們好吧...

 

延伸閱讀:

GVO: 柬埔寨的人權運動領導人Kem Sokha 在新年夜被逮捕

洞裡薩湖介紹

 

Category:

觀光客的口味

觀光客喜歡什麼?應該說,要舉辦奧運的北京,那些來的觀光客喜歡些什麼口味...

從幾時開始,洋文化也變成了觀光的代名詞,符合國際水準的,符合那些level眼光的地方,讓人感覺多麼的high class,多麼的舒服呢... 說真的,我還真挺愛走在這街上的feeling。

但邊走邊想著,不知不覺,觀光成為了種族大融合的舞台,以資金為導向的顯現在全世界面前。是啊,在消費面前,什麼族什麼類,什麼堅持都不重要了,那個殼也是為的我們這種愛上這種地方的人而鋪陳的啊。

Category:

煙囪印象


在機場到北京的車程,每隔一陣子就會看到豎立的煙囪,站在各個區域間,上次還沒注意著,這次來就看到每個煙囪都冒著白煙,努力的幫這過冷的天氣加點溫度。

原本並不特別想這個小事情,但一早走到公司的路上,才醒覺這樣的東西並不只是景緻而已,還是個像我這樣南方人不可或缺的建物呢,因為才走出兩步路,耳朵像在罷工的想要脫離我的腦袋,而我的手也只能插在口袋裡,沒有第二個地方好放。這時,腦袋只想著全球暖化似乎也不賴...


在北京,煙囪給我的深刻印象除了身理感受之外,視覺上也是一種震撼。無論在旅館,在公司工作的窗外,轉頭一看,嗯嗯~從高樓放遠望去,還是那些根冒著白煙的煙囪最是惹人注目。在跟同事吃飯的時刻,也才知道原來那些以前可是燒著煤的,冒著的可是黑煙呢!是因為現在空氣污染太厲害,才開始燒天然氣、煤油和柴油。

hmm.. 在這朦朧的城市中,應該是要下著美麗有味的黑雪吧...

Category:

走過

停在路口十秒鐘
與停在路口十天
和停在路口十個月
還是停在路口十年...

那天在西門町的街上,不知道為什麼來來往往過了好幾次同樣的馬路,就看著小綠人在那邊跑啊跑,他跑我就開始走,他停我就停下來,然後等待他再度起跑。

在東區的陸橋上,看遍了又停又走的人們和車流,啊怎只有我用自己的速度在走?不過他們能夠有個目標能夠去,即使急急忙忙,又或趕來趕去,但我卻只能漫無目的的閒逛... 就這樣繞了又繞,怪了,怎麼又找不到下樓梯的出口?

剛剛在台北車站這兒,有個女人急忙問著,武昌街怎麼走、怎麼走?背著小小背包,穿著球鞋在騎樓跑著,我就站在路口那兒看著她闖了個紅燈,輕快的往她的目標邁進。

於是我也跟了下去... 武昌街在哪兒?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