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

請勿餵食標示

上週末天氣特好,傍晚跑去台大的生態池逛逛,除了被悶壞的都市人山人海,還有鴨啊,麻雀,或是魚和烏龜,沒有一個不出來透氣,可能是接近傍晚的時候,晚餐時間快到了,每一種生物都吃得超開心。


附近的麻雀,也吃得超爽

到底他們吃什麼呢?近看之後,便發現一個朋友正在努力的清理他塑膠袋裡的麵包碎塊,有餵過魚的都知道,一丟到水池裡,魚和烏龜就蜂擁而上,大家和樂融融的樣子。

不過轉過頭一看,生態池旁邊一個不顯眼的地方,擺著一個「禁止餵食」的告示牌,上面還畫著手和魚,加上禁止符號。

看著大家吃得這麼開心,我也不好意思過去跟那位朋友說請他不要再丟麵包進去囉,另一方面又在想,若是以前的我,好像也是會把吃剩的東西卯起來餵食啊!那到底為什麼不能餵食?

喔,這件事其實只有一個告示牌,「禁止餵食」... 誰會知道為什麼禁止餵食啊?

 

其實禁止餵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一個生態體系,理當養分充足的來源,不應該靠過多人類的介入,所以我們餵了越多像麵包這樣的有機物,這個生態池裡頭小小生態系的平衡,就很容易被越來越打破。

打破生態系的平衡會有什麼後果?水池可能因為食物夠多,會越來越多魚、越來越多烏龜,而空間越來越小,水質越來越差,那這個池子也就得花越來越多的經費來維護,甚至棄池。

去過夜市收攤後的景象嗎?一定可以看到滿地的垃圾。同樣的道理,生態池如果大家都卯起來餵食,最後就會變成垃圾堆池,這也是為什麼都市裡各種公園的池子,大多禁止餵食的原因,過多的機物,太容易讓千萬建造的生態池化為垃圾池,這應該也不是大多數市民願意看到的吧。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國外的各種地方,譬如說,請勿餵食鴿子得標示一點用都沒有:


來自 http://inphotos.org/please-dont-feed-the-pigeons/

相較之下,下面這張圖片是滿清楚的:


來源: http://jrcompton.com/photos/The_Birds/J/Mar-07.html

坦白講,這種也挺有效 / 有笑的:


圖片來自: http://mistupid.com/pictures/page218.htm

這張也不錯,不管怎樣,總比上面那個好多了吧?


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tm-tm/2232724570/

 

或許下一次,可以找到更好的「請勿餵食」標示,或許加上一點說明文字,不只是標示而已。畢竟多數人是無法理解,為什麼動物吃這麼爽,我們還不能餵呢!

 

p.s. 這篇的重點是,還是不要隨便餵食啦

Category:

每個人心中的希望彩虹,今天出現在台北

今天下午,不曉得台北的人是否跟我一樣看到這道清新亮麗的彩虹,很難得見到如此亮麗的彩虹,如此完整,而且橫跨了整個台北市,辦公室的同事沒有一個不讚嘆,而且都直呼太誇張太誇張。

我就開始想著,人們對彩虹真的是有一種神奇的感覺,因為他的透明,忽隱忽現,難以捉摸,而且每每都是稍縱即逝...

「難道妳不期待彩虹嗎?」

在最近賣到破表的電影《海角七號》中,彩虹也穿插了人們心中的希望。期待好像是必然,劇中主角希望一切都能在掌握中,這也是人的慣性,但大自然卻總是頑皮,所以老是會給了雨天挫折,然後再來是雨後的彩虹...

難道妳不期待彩虹嗎?我想,看著今天同事們看到彩虹的驚喜表情,或許彩虹給著不用期待的人們,一個意外的驚喜,和突然來的希望。

 


綠色和平的彩虹戰士一號 (photo by monsterijo)

彩虹除了那捉摸不定的美麗之外,其實有著一個更古老的印第安故事,連結著人與自然和平共處的表徵。

彩虹戰士本是印弟安文化的一個預言,古老的預言敘述有一種人降臨在地球上,無法和平與大自然和其他膚色的民族共處,無止盡的慾望讓自然的世界壓迫道極限,讓其他民族生存困難... 直到彩虹的七彩旗幟讓不同的人能夠聯合起來,一起看顧這個地球,而這樣的人就是印第安傳說的彩虹戰士。

 

綠色和平組織的彩虹戰士一號,便在這個故事之下瓜瓜誕生。從1970年代環境乎聲高漲的年代開始,人們因為彩虹戰士一號開始注意到環境的惡化,七彩的旗幟就像印第安的故事一般,開始聯合起各地關心環境的人們,透過行動散播到媒體,人們得以監督捕鯨業的過度貪婪,開始了解我們生存的世界,存在許多廢棄物傾倒海洋,而回到人們吃得魚身上的故事。

 

彩虹代表著希望、期待、連結夢想的橋,以及聯合...

有時候覺得,自己每每到彩虹都有著驚喜,我猜每個人都跟我一樣,心中都有一道希望的彩虹,擁有彩虹的人們不會總是計較彼此的得失,而是為了更好的理想,一起前進。

或許彩虹的出現也不是偶然,欣賞一下吧 :)。

Category:

蛙鳴的日子

讀的多,思考的多,絮亂的變成清楚,複雜的變成簡單。或許不需要的太多,需要的其實很少,意識總是被外界的混雜所干擾,而來到田野的蛙鳴,就讓心眼隨著綠意也清澈了起來。

上週去了美濃,看到鍾理和在那時代,在大樹下的板凳上,幫椅子破舊的手把放個隔板就成了書桌;而這週來到田邊的屋子裡,在蘭陽平原濕潤的氣味下,以及快把夜晚唱成白天的蛙鳴裡,床上放了個墊子,坐在枕頭和毛毯裡,就成了我的打字桌。鍾理和說到他的書齋如此的簡陋不齊,卻是個別的地方都沒有的,他最好的書齋;而我才知道自己這兒沒有電視沒有音樂,甚至沒有檯燈和椅子,但卻是最好的打字桌。

在我的打字桌上,可以在夜晚裡聽見屬於夜晚的聲音,可以暫且離開憂煩惱苦,把心裡的結放到來時的路上,看著屬於春季的稻秧,想像他們逐漸在眼裡遍佈開展起來。在我的打字桌的世界裡,沒有咖啡的香味,而有著雨將欲來的凝結之味;沒有書卷的氣味,而有著棉被裡溫暖的濕味。

這是咖啡店、圖書館、那些安全優雅舒適的地方所沒有的享受吧。

Category:

序曲 - 樹的奉獻

當陽光升起,她也開始一天的步伐/水與土壤是一同旅行最親密的夥伴,陽光的照耀則讓她容光煥發/然後,她將翅膀的羽毛化成了葉片/左手點成湖泊,右手點成土壤/腳下則是大地的根/滋養朵朵綻放的花

樹的奉獻羽毛化成了葉片/左手點成湖泊,右手點成土壤/腳下則是大地的根/滋養朵朵綻放的花

Category:

2006 春

2006 春 / spring 2006 / Painter / 畫筆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