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角落

失卻影子的城市

一重一重,人們在大樓構成的山影裡遊蕩;忽上忽下,可以看見噴水池旁釣銅錢的老者,用細細的絲線把水花不斷的釣起,濺向人群那頭也不回的影子。

人們在這個城市裡看不見城市。他們可以看見窗格子,但看不見窗外的天空;他們可以談天,但話語中對於世界沒有明提也沒有隱喻;他們在夜晚可以失眠,白天可以沉睡,但無論是失眠的眼神,或是沉睡的夢境裡,都沒有關於城市的任何線索。

是了,人們追尋的超越了城市的邊界,一旦越過了那條不甚明顯的線界,汲汲的眼神便開始出現,在那過於銳利的目光之下,連光線都得奔跑而不得休息片刻,在這城市的人們漸漸失去了影子。

也因為總在追尋的是那條模糊的超越,包括玻璃帷幕裡的臉,以及跳躍不堪閃動的數字,和那街道上不斷重複的符號,人們被所追尋給追著,被模糊給困惑著,在這城市發生的事情,對他們並不是個字彙、影像、聲音,而只是個代稱,在下一個片刻裡就可以換成另一個名字,在他們不斷換名字的片刻的記憶裡,當然也找不到那些組成夢境的碎片。

也不知道是記憶隨著夢境消失而隕落,還是夢境隨著記憶的缺乏而漆黑,在這缺乏影子的城市,天空也雖著影子的缺乏而黯淡,捎來的訊息也隨著話語的空洞而空洞。


但跟上面那些人不同的,這裡也有另一種住民,這些自稱為搜尋者的人們數量極少,很久以前,當記憶還沒開始時就已穿梭在城市的影子裡。他們的嗜好,或說是任務,或說是生存的必須,就是採集夜晚透露出的夢境與記憶,記憶越多,他們的影子就越長,影子越長,光線的養分就越滋長。在他們影子走過的末端,總能讓荒蕪之地的花朵盛開,讓頹圮的房舍重新燃起爐火...

隨著故事邁向了終結,搜尋者長久看著光線一點一滴的消失,城市的話語一點一滴的散漫... 在缺乏影子的城市裡,人們的臉孔漸漸變得無法觸摸、形容、描述,那些輪廓影像跟城市發生的事情一般,成為一種代稱,在下一秒的當下,又可以換成另一個代稱,人們便不需要再去記憶人們那些凹陷的面龐。

在搜尋者一個接著一個因為缺乏陽光餵養影子而死去的同時,他們最後終於為自己種族的宿命寫下了註記。缺乏影子的光線帶來乾旱,缺乏記憶的夢境稱作荒地,而缺乏夢境的成長,則是腐蝕。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遺忘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