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我的天空之一

天空如此的廣大,但我們的視野卻總是侷限,陰鬱的灰暗籠罩之上,仍會有新生般的光芒透出,只要願意拉遠拉高,想像與真實的距離似乎會更近一些...
(攝於:台北新店)

我的天空:沈鬱後的光芒

Category:

甘霖

即使降下了雨,你是不是跟我一樣展開笑容?
台北,林安泰古厝

如果保有純真,即使天不晴雨在下,我們仍會伸起雙手,盛滿甘霖。

Category:

最近的音

在許許多多的事情壓榨之後,仍然需要讓未知情緒表達的方式,或許這是一種管道吧?抽象的就用抽象來表達..

Category:

落巢

他在上著的頭兒忙碌飛舞
我則在懸著的崖邊築巢
要飛向哪去,他不知道
這陡峭的草不生的地方,要給誰停留... 誰要停留?

失去了翅膀的燕子,再也無法飄上高空俯視綠水的邂逅
但我們卻多想築一個可以留下羽毛的居所
那大雨不下,水也不流,湖泊永遠靜止美麗的居所
但我們卻仍然渴望,覬覦那擾動的甘霖來困惑著身旁

當天空降雨的時刻,彩虹帶來了短暫的驚喜
抑或邀請我們走進試煉之橋?
但我們迎著風刮來的浪,滿臉惶恐,嘴帶笑容
這是走在雲端特有的眷戀,沒有太多急促的花瓣落葉
只有留在泥凝裡那躊躇的腳印
但我們總是撿起身後的影子,為他抹上些色彩...

燕子仍在尋覓墜落之處
我仍躲在岩石的縫隙,等待棄巢的時刻而去...

Category:

極端的震盪間

想想看,失去了感覺好像已經又快兩年了...為什麼我失去了,為什麼我現在又得到了...

最近,無論在筆桿裡、圖畫中、照片上,還是音樂間,都充滿了生機,跳動的是我的文字,憂傷的是我的歌曲,思緒滿溢在影像圖片,心情放落在抽象的具體間。

不小心又走在山徑上,才發現已經遺忘的觸覺,腳底下走路的記憶;已經失去了的嗅覺,在森林裡各種野性的味道;已經消失的敏感度,在山間海邊對天空的執著...

繞了台北一圈又一圈,繞了烏來附近的路途,繞了好長一段的兩年時間,我好像得了失憶症,把曾經擁抱的天空、海浪、森林全都給忘記了。把聽覺還給了歌曲音樂,把雙手交給了電腦,把眼睛放在螢幕前,把舌頭嘗著過於甜蜜的飲品,再停止了呼吸,讓可憐的鼻子不要吸到都市的髒空氣。

那些都回來了。


同一時間,最近,無論是學校、家裏,還是接下的工作,甚至出遊的行程,都放在另一個巔峰。

工作讓人用最階層的思維來塑造論文,用理性的解構來分析訪談,用最邏輯的文字來建構網站。開始習慣抽絲剝繭的去解析別人和自己的時刻,就是到了一個另一個極端的時刻。

思維和話語讓人們不再完整,只不過是一個一個字彙組成的片段;理論和文字讓生命脫離事實,成為一個徹底的人造物(而不是生命);而程式碼和結構化的圖形,相較起來可愛的多。因為他們擺明就是虛擬,不會偽裝成高尚的人。

那些讓我徹底的成為一個現實的機器,不再掙扎。


我在瘋狂的天秤不斷的擺蕩,僅能找尋穩定的那短短一刻。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