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發 -- 呆 o.o

睡醒來,發呆10分鐘
發呆貌

騎著車來回兩小時發呆
看著螢幕發呆
盯著論文發呆
聽著廣播發呆
打開音樂也發呆
連講個電話都要發呆

然後終於肯好好發呆,跑到山上去發呆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空氣不錯,夜景很美

Category:

好久,沒有這樣淋雨了

深夜三點騎著車回來,沒想到碰到的是最大的一陣雨。

這雨不知怎麼,淋起來不特別冷,即使在這樣的深夜,沒有冬天那種骨頭要散的苦痛,也不太讓人有孤單的感覺;是了,這應該就是春天的雨吧?冰冷又溫暖,夾帶著幾分滋潤的氣息,卻又清透到身子裡。想外面那些花花草草能夠在此時盡情的伸展,一定也是這雨的原因吧。

那又要怎麼在雨中伸展呢?

前兩天與朋友聊到,原來很多人討厭下雨啊。下雨,的確是讓人心情起伏的一件事,倒是問問自己,討不討厭下雨呢?在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對下雨是說怎樣也不討厭,只要有不會發臭的拖鞋(或涼鞋),配上無敵七分短褲,我是決計不會厭惡雨天的。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人們是不是跟我一樣,討厭的不是雨天,而是自己身上的各種裝配...?討厭被雨淋了得要洗衣服,討厭自己名貴的鞋子浸水,討厭臉上的妝花了,好不容易sado好的頭髮也塌了,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雨天,背包裡的nb隨時有壞掉的危險...

想到這裡,頓覺得高興了一些,因為我在想,人們好像不是那麼討厭下雨,如果去掉上頭那些惱人的因素,應該也有許多人喜歡雨天的。

恩,好久,沒有像這樣淋雨了。

提問,然後傾聽?

「你喜歡某人嗎?」

對於問這種問題的人,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在大部分的時候,我並不覺得對方詢問這種問題是在關心我...

或許對方希望從我這兒得到一些隱私,而拿來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話?
或許對方的好奇心憋不住,問到了答案,才能填補自己疑問的缺口?
或許對方並不在乎我的答案,只在乎我的回答是否跟他想的一樣... 當我好不容易擠出一個否定的答案,對方卻在心理高度懷疑;我若不小心說出了個肯定的答案,對方便會忍不住沾沾自喜的想著:「Bingo,終於捉住了,這可是你自己講的喔!」。

我總有很大的疑惑,兩個人的關係,是一兩個字能夠表達的嗎?
若你是問問題的人,除了那些二元化答案之外,眼前的人面臨怎樣的處境,你關心嗎?你願意跟他一同承受那些情緒感受嗎?還是你只是用話語挑起了對方的情緒,然後只索取一丁點東西,剩下的情緒全都讓他自己來承擔,其他未能有的話語就再也沒有下文... 那些為什麼,為什麼,那些充滿生命的為什麼你在乎嗎?

那種感覺是,大多數的時間以為人們好像不斷對話著,但不小心睜開了眼睛看了一下,卻發現空氣中的話語仍然漂泊著,總是不斷碰壁。
曾經在書中看到了一些描述,若其中一方抱持著鞏固好的堅強價值,那對話不可能發生;若提問的目的只是在於從對方口中聽到所想聽的,那對話也不可能發生;若在對話的過程中,其中一方抱持著知識優越者的姿態,那對話更不可能發生。

我實在很好奇,提出了一個問題,有多少時刻自己是傾聽者,而不是一個武斷的價值確立者?又有多少時刻我能把得到的觀點擺在腦袋裡轉過,而不是瞬間篩選得出結論呢?


「為什麼分開?」
熟悉的感覺又浮現了,原來爛問題背後都是相同的對話情境。

那種時刻,熟的與不熟的人開始冒出來,問我為什麼,但是我還沒能說出來,有些人便幫忙下定論了;當我好不容易能說一點點過程,對方聽了一半卻已給了我無數的建議:你應該回頭,你是不是沒有注意到什麼,你可以怎麼怎麼做阿...

當學會怎麼說,說了無數次之後,漸漸才發覺自己表達能力好像出了很大的問題。別人問我怎麼會考這樣爛的成績,我開始描述那過程如何困難重重,但那不是他要得答案,他在乎的是那單一時刻的當下,一個結果,他站得角度是那種公平正義維護愛情的一方,要求我對自己努力不足好好檢討,所以我又得到了一張鴨蛋和充滿評註的考卷。
那他又知道我努力些什麼了?


其實,最糟糕的情況則不是提問的人,而是那些不提問,更不在乎你的答案(當然也不可能關心你),直接將你定論的人。他們總擁有神奇的能力,從四面八方蒐集各種消息,就是不願意親自問你,然後就可以幫你打入十八層地獄,將你認定為可能的混蛋,還順便幫你把缺漏的故事補上去,廣為宣傳一番。

自己老是批評著那些製造小道新聞的王八蛋媒體,怎麼沒想到這是人性的一部分呢?當然,比起那種人,那些問我問題的人我還是欣賞得多了。


要建立對等的對話有多難呢?
被挑起情緒之後,誰會跟你一同收拾呢?

Category:

最近總在想著

最近總在想著,接下來要做啥呢?做啥呢?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逼近,肩膀也越來越酸,有時真會懷疑自己背著太重的東西,然後又不運動,讓沉甸甸的東西直落在已經有五十肩的肩膀上。這算是職業病吧?

最近也在想著,該去哪兒走走呢?
於是就爬上了機車,去了久久沒去的地方繞了一圈,本來再也熟悉不過的地方,又突然陌生了起來。
上週去訪談,談到了找到了歸屬。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經有歸屬的地方,自從被制約後,就再也沒有去那兒晃過。這算是強迫自己遺忘嗎?該去找下個地方嗎?

曾經繞了一圈半的台灣,曾經流浪的日子,像是都停歇了下來。

如何做選擇?

那天被我老闆問到,突然有點傻住...因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後來仔細想想,覺得自己真的很少決斷的選擇,或許是因為天秤座猶豫不決的關係吧?

其實也不盡然,也可以這麼說,大多的時候我並不相信自己擁有絕對的決定權,選擇對我而言,只不過是一個時間問題,而不是二選一問題。所以當碰到兩難的情況時,就得把問題擱在一邊,先進行手上可以解決的事情,如果是重要的問題,那就會一直出現在心理面,一直得去面對他,直到找出答案為止。

答案從哪來?我覺得很多時候,答案會適時的冒出來,或許是跟別人討論交流啊,或許是在腦袋放空時突然冒出來的一個東西,又或許,根本就不需要答案,他就會進行得很順利了。

還有另一種情況,有時候看似自己擁有決定權,但若有真切的感受,就會發覺自己沒有什麼決定的「權力」。大部分的時候,別人交給你權力決定,並不是真的要採納你或信任你的決定,而只是希望從中挑選他們所要的,也就是說,提出了什麼意見,他們或許只是希望你提出是他們想要的,「權力」並沒有被放出來在說話者這兒,而是被提問者保護的更加妥善。

這種情況如何做選擇?其實也不太必要選擇,這種時候自己只不過扮演著一種提供問題的角色罷了。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