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柏林的《看見台灣》後感

河流是血液
山巒是肉
森林是皮膚
而潰爛的傷口卻無所不在
我在幹什麼
我們在幹什麼

我是那個叛逆的細胞,所有的都是我的,從皮膚到傷口到肉,連五臟六腑都不例外
人群聚在一起慰藉彼此,自己為毒瘤可以昇華,創出難以磨滅的記憶和狂歡
我是癌,即使我拒絕承認,但卻從你們的口中親眼見到,我還是那個叛逆的細胞
台灣的美麗與哀愁,卻與我無關

我在幹什麼
我們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