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癢

「前年在寫論文,去年在寫論文,今年也在寫論文,想起來就讓人哀怨」
昨天好同學說的話,真是句句都到心坎裡。

那天老師隨口問了我,畢業後要做什麼?有沒有想要繼續念?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趕緊把書讀完,趕快把論文了結,趕快把研究所給ko,然後趕快進入社會,有一份工作,然後不要再念上去了,不要再唸了... 為什麼啊為什麼,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啊為什麼,研究所讀到這樣的讓人不安,被別人問起來你現在做什麼,寫論文這個回答就如此的不踏實。

或許是因為自己根本不認為論文有什麼不得了的價值,因為他只是件隨時都可以放掉的小事情,因為自以為工作是一個穩定的生活方式,而當學生的自由卻又不是... 當人人都說當學生有多好的時候,工作有多辛苦的時候,自己卻覺得只要當學生,就很難有踏實感的生活。

為什麼要撰寫論文,為什麼要研究,又為什麼要有一股未結之氣,老是卡在我的人生裡...

可是為什麼又要工作?為什麼要這麼的像機器一樣,好像缺了一顆螺絲世界明天就不轉了。把論文趕完然後呢?進入了工作然後呢?當兵了然後呢?成長了然後呢?那接下來的工作,是不是就把夢想變成無止盡的工作夢魘,或是把夢想埋藏在年少時空的文字牢籠,然後呢?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經無法享受安靜閱讀的喜悅,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人生好像有了不同的「使命」,擔起那個重量,然後就只能往前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變得如此務實。

開始往前走之後,人好像就老了很多,什麼都不單純,什麼都很多考量,以為規律的事情可以掩蓋一些失根的沒落,但往往心靈自由的時刻,卻都悄悄跑進來,告訴你你年紀到了,你不懂了,你已經無法揮灑光陰和生命,你只能有這樣的道路。

踏實感又從哪兒來?

好像不在研究裡,盡是用些奇怪的方式尋找事物的價值。好像也不在工作中,老是從無止盡運轉的機器裡得到明天再度奔波的約定...。

築夢踏實?我還是把夢想歸還給夢想,工作歸還給工作。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