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問題:報導到底要多深入?

最近自己便遇上了倫理的問題,有點像研究者的倫理問題,也像記者的倫理。

親身參與了一個project,到底要寫到多深刻的程度呢?深刻的剖析,報導其間矛盾的過程,可能將一些不太為外人道的事情給暴露,也許會傷害到了參與該project的人,甚至切斷了彼此之間的關係。
而只報導了皮毛,卻又覺得參與如此深入,呈現出來給別人的只能是如此?無法公開的訊息,那就是死的訊息,更何況這是個有價值,可以供他人借鏡參考的過程。

基於害怕面對與不願影響到他人的原因,我似乎選擇了後者來撰寫。這個例子很明顯的,blogger牽涉到的不是社會正義與責任,那所謂的道德太遙遠也太飄渺,個人所在乎的是非得面對的情感,牽涉到的是與他人的關係。
一位報社記者可能報導完就不甘他的事了,但研究者或是blogger,在緊密的合作關係下,在深入的參與後建立了友誼和人脈,他的角色能夠批判嗎?還是礙於情面,始終只能有浮於表面的文章...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