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萬年之後

好像渡過了千萬年,然後一次又一次的重生,又再掉落,熟識與不熟識的臉孔從兩旁呼嘯而過,又或停留,直到下一刻的靜止,時間好像才真正來過。

當千萬年之後,終於開始解構,包含以往不可分解的虛幻與非虛幻的物質,都開始剝離。

天真的以為,純真的相信... 諸如此類的話語變成解構的對象,字句分野之後,理性的述說開始不斷反覆的討論,不斷的分析,嘗試要撥開抽象之後尋找那數個,或是單一真實的答案,也許是(真理)?

片段片段的文字飛過,以不同的定義出現,然後拼湊,以為那是一張美妙的畫,塗上了兩筆.. 然後又再度被反覆的討論,不斷的分析擊碎。

一張一張的碎紙上面有的是歸納好了原則,以最快速有效的方式進行組合,然後呈現在我們的面前,咀嚼,然後遵從...在遵從的之後又繼續的咀嚼,然後腐爛在嘴裡,融化在擁有過多思緒的胃裡。

千萬年之後,人們擁有了以為的智慧或聰智,開始相信用心智來駕馭一切,用理想的言論來佔有一席之地,彼此切分,包含關係、頭銜、性別....什麼都可以畫簡約而談論而了結最後碎裂...

然後逐漸的,我們開始崇高的,忘卻靈魂。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