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如果人的一輩子是一條河流,直到下游處,才發現自身已包下太多太雜,回不去上游的清澈。

卻總是有攪亂一池淨水的貴客,也偶有同路相逢的渡船
要能夠順著到水流到目的地,總是得靠某些機運巧合
不得在滂沱大雨後、烈日強曬、死水泥沼中前行
而路途的風光過於明媚,也太容易讓時空凍結

最後的終點?
我好似看到,自負的忘卻了機運的巧妙,同樣都打水,就是有人能夠撈到沙金
自滯的失卻了輕巧的步伐,自由的衝撞,還是可逆流而上,回歸初衷?
自知的妄想筆直在水中行進,週而復始的擺渡如何能前行?

自在行游需要一點忘記,一絲巧勁,一股愜意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