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說說世界並不瘋狂

在瘋狂麥斯的未來荒原裡,因為水、因為植物、因為女人、因為下一代、因為健康,人可以武裝自己變得更為凶狠,人可以拋棄各種意志,只為了成就自認更高尚的目的(進入英靈殿),開始獵殺另一個族群,回歸最原始的生存狩獵,但卻不再拿著10000年前的原始器具,而是裝備極具殺傷力的車輛武器。

瘋狂麥斯的世界,階級、剝奪和鞏固的權力是這麼的自然而然,而所謂的自由,卻僅僅能在少數人的腦袋裡潛伏,需要耗盡各種氣力,才會在這瘋狂世界中擠出一點點希望,不斷撕裂拉扯。

在看完薩爾加多的凝視,奇怪的連結出現在腦海,原來瘋狂麥斯的世界就是我們世界。

在薩爾加多從向 工人 致敬的攝影計畫完成後,跑去追尋各種人類遷徙事件,希望找到以如出埃及記一般的壯觀影像,卻在中非遇到人類史上最大的盧安達屠殺,從開始殺戮的胡圖族,到最後把胡圖族趕出去的圖西族,沒有任何一族因此而逃過殺戮。

當從書上看來的歷史事件,躍然從大螢幕的攝影作品播出,經歷現場的薩爾加多如此漂亮的構圖,卻如此殘酷:從黃金、真理、土地、到食物,都可以成為驅動人類的原始動力,可以滅絕物種、滅絕森林,到滅絕種族。「人類是最殘酷的動物,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事情( The human being is a cruel animal, I no longer believe everything. )」從薩爾加多口中說出,卻一點也無法讓人震撼。

雖然世界這樣瘋狂,我們卻幸運的活著,但又有多少人能像薩爾加多,找到一片乾枯的土地,治療森林也治癒自己?又有多少人具備勇氣,能夠到世界各地探索原始來尋找平靜?

回到瘋狂麥斯的世界,Max 一面被過去無法達成的夢魘所困,只好放棄心中的追尋苟且存活;一面卻又無法苟同這世界的各種瘋狂,只好在不斷的糾纏中苟且,不再相信任何事情,以防止自己變得瘋狂。

一樣都是再也不相信任何事情,更多人選擇瘋狂。

images screenshot from "The Salt of the Earth" film
more about Sebastião Salgado: TED Talk - The silent drama of photograph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