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from g0v.social

第一次完整的 Old Fashioned ,去水果攤時,老闆應該搞不懂為什麼我看到10元香吉士會這麼開心。

久聞苦精一直沒買過,用了才知道,兩滴就可以中和威士忌的嗆辣,帶出香氣,真是神奇的配方,難怪歷久不衰。

前兩天有機會跟國一的姪子聊天,不小心問到我以前的課業成績...

好像不知所措的跟他講了講,要去找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找不到,可以先從擅長的開始,克服一些困難看看,看是不是真的碰到困難時,還是喜歡。結果他跟我說他喜歡踢足球... 我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國中也是很混,到處去撞球場之類的話,聽到足球關鍵字之後我趕快吞回去,希望還沒有誤人子弟

也希望他爸媽以後不會禁止我跟他聊天

回想起來,從國中打到大學畢業的撞球,真的是很神奇。沒人強迫自己,卻又一直想要花時間探索追求,即使做的不好、不夠好,卻又不會放棄,好像真的是有喜歡某些事情的感覺...

也好在大學有找到一些其他喜歡的事情,讓我現在可以順利當個阿宅

原來 Figma 之後有了 Open Source 的Penpot
https://penpot.app/

然後還出了 plugin 可以從 figma 匯出後匯入 penpot,初步體驗其實滿可以
https://www.figma.com/community/plugin/1219369440655168734/penpot-exporter

但剛剛查了半天,看不大出來 Illustrator 匯入 Penpot 有無問題,以及 Penpot 商業模式還是滿令人擔心(永遠免費 wtf)

在推廣非工程師使用 OSSF,有個困難是業界潮流。幾年前大家都在用 Figma 時,還免費,怎麼可能找其他解決方案?後來要收費了,工作流程整合都做完時,怎麼可能請同仁轉換工作流程?除非有個 Drop in replacement 的方案,不然真的還是牢牢綁定。

不過 Prototype 這領域其實沒有綁這麼緊,還是想試試看...

from Feedly

Claude’s Character

Listen to our conversation about Claude's character in the video above. Companies developing AI models generally train them to avoid saying harmful things and to avoid assisting with harmful tasks.…

和AI們來場「逆圖靈測試」 人工智慧揪出人類的原因:不夠聰明 | DQ 地球圖輯隊

仔細一想,生成式AI這個話題也持續兩年了。差不多在一年前,GPT版本還在3.5的時候,我們介紹過一個用聊天機器人結合VR的有趣案例;一位住在柏林,名為托雷(Tore Knabe)的VR開發者,他趁著AI浪潮拿GPT3.5-Turbo來充當NPC的大腦,搭建了一場VR派對。 VIDEO派對中,除了他本人是人類,裡頭數名的派對女孩、以及負責教導他如何向女孩搭話的戀愛教練,全都是AI NPC。…

Open Source AI: OSI Wrestles With a Definition

PITTSBURGH — It’s not just hype: generative AI is a different kind of technology. How different? Just try to define what “open source AI” means. That’s the task ahead of the Open Souce Initiative (…
ji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