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g0v.social

看了517所有立院的訊息都讓心情不悅,想想當年318血氣方剛,怎麼會這麼不懂事,為這種事生氣跑立院呢?

十年後長成宅宅大叔了,突然發現... 現在還是非常生氣💢 💢 💢

只好用這種杯來灌醉自己。

蘭姆,伏特加,琴酒,橙酒,檸檬汁,蜂蜜,蔓越莓汁,酒精濃度大爆炸

#318十週年

很有趣,從 GPT-3.5到4,或 ClaudeAI 的 Haiku 和 Opus,我都被一個詞困擾:「總的(地)來說」,幾乎已經變成讓我辨識是不是 AI 生成內容很重要 pattern。

在我有生之年,大概是碰到 AI 後才真正有看到這種用法的,查了幾下,還沒有很確定是不是因為對岸慣用語?如果簡體中文的訓練文本很多,是否就會造成這樣問題(把 In general 拿來變成「總的來說」)?

但剛剛測試 GPT-4o,居然改善了這點,連續測試各種分析,都沒有再出現這樣的詞彙,算是滿令人驚訝的。

Xbox 頭 Matt Booty 在砍掉一堆好遊戲公司後,內部會議這樣說:
"We need smaller games that give us prestige and awards"
https://www.theverge.com/2024/5/8/24152137/xbox-hi-fi-rush-tango-gameworks-matt-booty

小而美遊戲又得獎,啊不就是剛砍掉的工作室?所以得獎無數的 Hi-fi Rush(Tango Gameworks ) Project Director,用一牆獎牌照片回:
"Not enough?"
https://twitter.com/ega1002/status/1788610596713406853?t=Pm7ZOAH_8VAf4oVbCs4rxA&s=19

我是沒玩過 Hi-fi Rush,但 Ghostwire:Tokyo 其實蠻特殊好玩,品質非常好,算是玩過把東京擬真建模最棒的遊戲。

Eastern Cattle Egret (黃頭鷺)
Bubulcus coromandus
https://ebird.org/species/categr2

Kuandu, Taipei, Taiwan.

📷 Canon PowerShot SX740 HS

#birds #birdsInTaiwan #birdwatching #birdsofmastodon

稻葉在逆光時,那個陽光透過半透明的綠葉進來,這種螢光感讓人無法放下相機。

五月的關渡就是這樣悠哉,一旁看著三個大學生愜意的坐著野餐,旁邊擺著一個小玉西瓜,心底暗暗讚嘆果然很懂,這種應該是行家,沒想到巡田回來,就被賞了兩塊西瓜,大叔被路上學生賞西瓜,實在值得拍照留戀一下。

在家工作15樓搖晃到怕,趕緊收拾好工具逃走後,到了一家咖啡廳:下班吶咖啡

究竟是想還是不想讓我好好上工啊

很午後的檸檬紅茶

Vodka 40ml、午後的紅茶無糖120ml、糖10ml、檸檬汁 5ml

伏特加苦味剛好補足了茶感,被室友誇獎好喝,今天最開心的事情之一。

同事挑、公司捐給開源專案的計畫告一段落,挑的專案其實有些挺有意思

1. Redmine 專案管理系統
2. Screentogif 螢幕錄製
3. Slat - ODF Mac for Intel ODF工具
4. Libreoffice 辦公室軟體
5. Upscayl 本地端AI圖片放大
6. Cofacts 群眾協作事實查核
7. Uptime Kuma 可自建的監控工具
8. pickr JS 調色盤 Library
9. ripgrep 全文搜尋底層工具

而我自己最喜歡的是 ripgrep~~每天都要用到十數次,更棒的是他的名字說明了一切~~

換個角度說, AI 原本只會讓這個網站減少流量,但因為 StackOverflow 走了這條要把資料餵給 OpenAI 的路,現在進一步摧毀了上面的社群...

這樣想起來,平台商有時還是得理解自己的商業來自於哪種人貢獻吧。

https://build5nines.com/stack-overflow-upset-over-users-deleting-answers-after-openai-partnership/

Hacker news 上討論,有人指出SO 上的內容其實是被授權為 cc ~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40302792

查了一下還真的是
https://stackoverflow.com/help/licensing

所以也有人提到,讓人生氣的是 SO Ban 了抗議者的帳號,但抗議者能夠上去刪文,也表示是以往的重要貢獻者,這讓人更生氣或失望了。

因為地震關係,同事有關心一些花蓮的 NPO,NPO 說,其實會擔心之後募款會因為災情而受到排擠。

但即使如此,這些 NPO 朋友仍說,不想趁這個災難時候募款,因為自己災損不高,仍有比他們更需要的人需要幫助。

我再次體會到台灣 NPO 的公益心。

剛剛聽到日本 Civic Tech 社群分享,比較不希望讓人看的資訊科技短期速效的方法,舉例來說會有一些缺點/難題,政治人物會指定(社群)做這些做那些,而年度編列預算的方式,會讓每個年度都要要求成效(但有些可能長期才有成效)

感覺各國政府,包含台灣,官僚體制的長相都滿像的

#g0v #g0vsummit #g0vsummit2024

今天跟同事分享了幾個開源轉商業的案例,都蠻有意思

Ardour: 開源,但要運作在 Windows / Mac 得自己 Compile ,而 Linux 則仰賴各社群的打包

Upscayl: 開源,原本作佛心,現在有要想提供雲端服務

Odoo: 開源,但提供額外有用套件需要使用雲端服務才有
https://nutjs.dev/blog/i-give-up

Nutjs: 轉為閉源,因為轉商業過程得到許多偏激言論,寧願閉源來的清淨

分享這些起因就是看到 Nutjs 這篇部落格「I'm giving up — on open source」,和 hacker news
https://nutjs.dev/blog/i-give-up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40139837

我自己是沒在用 Nutjs,其他都有在用或用過,翻出來看看辛苦的開發者活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