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渦

輪迴
自然資源終究是需索無度的制度下的犧牲者,而你我也可能是,因為人也終究是自然資源的一部份。

而當我越想遠離這漩渦時,卻不時被別人給推進漩渦一步。要再向前嗎?再向前要泥足深陷了,到時拔起來要花好一番功夫,也有可能一輩子拔不起來。

Category:

脈動

當大地沉穩的脈動,我們就會豐碩

Category:

保育的迷思

在不知道從啥時開始,台灣的人民漸漸有了保育的概念;或許是烤伯勞開始,或許是黑面琵鷺,或許是現在的高蹺[行鳥];人們開始關心起周圍的生物了。

有趣的是,人開始用自己的心靈投射在喜歡的生物上,或許對大部份的人而言,所知道的僅限於黑面琵鷺、麻雀....;或許對某些鳥會而言,所關心的多在於鳥,其他的地方倒不那麼重要了;或許對政府而言,他們關心的只是環保團體的選票。而後,這種半生不熟的生物知識,只能在生態圈中的頂端運作,再來就會有野放不當的故事,或是綠化環境團體卻造成生態浩劫,或是破壞生態的生態旅遊,或是破壞生態的生態工法...

就鳥類而言,食物鏈中近乎是頂端,高級消費者,僅次於人?如此代表一隻鳥的一生,可能牽連到幾十棵樹、幾百株草、或是幾千隻蟲子....,民眾並不知道。當人們用聰明的腦袋營造出一點點的大自然,後面也藏著與大自然脫節的群眾們;當人們要求正視愛護自然的時候,大部份的人們只喜歡做簡單的選擇:「保護黑面琵鷺!」...「停止興建核四!」...;民眾並不知道,或許是不在乎吧,這幾十棵樹、幾百株草、或是幾千隻蟲子,從人們開始養成簡單思考後就開始不在乎了。

保育之下,生態旅遊之名,選票之利益,人們的眼光始終停留在自己身上,這是大家要的嗎?或許該停止製造生態的假象了,停止半吊子的保育、復育,給人們一個完整的生態教育。

Category:

自由之說

人們得學著讓自己自由,尊重別人的自由,還有尊重萬物的自由

Category:

為何要考環教所?

已經太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

最近幾個月斷斷續續的念起書來,也斷斷續續的在面對他人的疑惑,是啊,念這些東西的價值和在啊?飯碗嗎?絕對不可能;興趣嗎?自己的興趣太多,不會在專一一種東西上投資太多熱忱;想要貢獻社會?哈,想太多,偉人都不長命的。

真要說個理由的話,現在的我想說,因為這些東西教我如何面對這不只有人世界,該用什麼態度才會好好的活。

真的這樣嗎?以前的教育,真正讓我感受到內涵的,大概只有國文課。歷史課淪落為記性大考驗的科目,生物又花太多的時間在討論學術知識的範疇,地理、化學和物理、數學,讓我因過度吸收知識而生了學問胃弱的病;最後那外國文學,還是用不斷的記憶法則和金科玉律的規條來塞爆自己的腦袋。(所以他叫英文..英美文法非英國文學。)

從來沒有東西教我如何面對世界。

在大學的日子,學會了最寶貴的事情就是別花太多時間在面對電腦,資工系的「熱門飯碗」背後藏著太多的虛擬時間,更別想要本科系的學問是在討論如何面對真實世界了。一切都是人所造出來的?在電腦世界的確是如此,不過當走出門外便發現的新奇有太多太多。

是時間該走出自己的門了。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