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角落 (Magnolia)

心靈角落多線式並行、意識流的方式,從頭到尾;看來誰是主角並不重要,每一段故事都是重心,但故事本身的來源和過程和細節並不太重要,要緊的是他們之中緊扣著的內涵,又環環交結在一起,看完不禁佩服搞這電影的人。

這部片扣緊了人生許多重大的事件,教育、死亡、婚姻、愛情、親人關係...,人出生時受撫養,也受教育,再來長大面臨第一大事為愛情,再來是婚姻、職業,最後面臨死亡;而與親人之間的關係則貫穿整個過程。片中每段故事的主角們,人人有難以跨越的障礙。但是每個人面對困境的時候不太一樣,有人想用死亡了結,有人不願提起,有人想抄捷徑,有人吸毒、徘徊逃避...。

最後用「蛙雨」來到現實的啟示。有人在死亡前終於肯原諒,面對了自己面對了過去;有人在父親死亡前,真正釋懷自己多年的怨恨;有人在在愛情中重新站起來;有人歸還了偷來的錢財,來正視自己的困境。

Aimee Mann 的歌聲響起,劇中的角色鼓起勇氣面對自己的人生;而看完片後,你我皆在現實人生演出多采多姿的戲碼,能夠在懦弱的時刻面對自己人生的道路嗎?

面對獲得原諒,承認懦弱則得到解脫。

Category:

拔牙記

拔牙,拔牙,哇~~~~!!

在考完了可怕得喔A屎之後,拖著備考倦摧殘殆盡那疲憊的心靈,慢慢走下山去接受老天給我的懲罰。為什麼要拔智齒?因為智齒已經退化到快沒用了;那為什麼要長出來呢?因為人們太不乖,這是老天給咱們的懲罰;那為什麼智齒要長,還會長歪呢?唉,這可關係到我上輩子的事情,我可說真猜不透啊!

於是,那天真無知的我,自以為拔牙只要打打麻醉,連根拔起就好,沒想到事實與這差的千百倍啊!一坐好在行刑台上,那地獄的使者就露出白白的笑容說:『喔,你這牙齒好大顆啊!我要先切開你的肉(牙肉),然後把牙齒給鋸斷,嘿嘿。』我猜啊,牙醫一定是撒旦來的摧殘我們弱小人類的化身,此時我只覺此命殆矣。好在現在流行無痛死亡,所以我很幸運的被打了麻醉,而後的40分鐘,我就再也沒辦法說話了,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因為從頭到尾我只能張大著嘴嗯嗯啊啊的,唉...)

一路上,看著魔鬼的美麗助手在一旁幫我吸血,而他自己則拿起行兇的器材,好好在我的嘴巴裡肆虐一番,真是血色四濺啊。說道他的工具,倒是真嚇人的了!機機機機滋滋滋滋...讓我聞聲失色,然後身體肌肉開始緊繃僵硬,嘴巴便張得更大了,啊啊啊啊~~~!唉,無痛的死亡,但是要歷盡心靈的摧殘,人生最大的折磨莫過於此。

良久,跟惡魔對抗的第一回合終於宣告終結,我拖著殘破(本來已經是疲憊)的嘴回家,而且他還是露出白白的笑容:『嘿嘿,請待下回分解啊!哈哈哈。』真的,唉...)

一路上,看著魔鬼的美麗助手在一旁幫我吸血,而他自己則拿起行兇的器材,好好在我的嘴巴裡肆虐一番,真是血色四濺啊。說道他的工具,倒是真嚇人的了!機機機機滋滋滋滋...讓我聞聲失色,然後身體肌肉開始緊繃僵硬,嘴巴便張得更大了,啊啊啊啊~~~!唉,無痛的死亡,但是要歷盡心靈的摧殘,人生最大的折磨莫過於此。

良久,跟惡魔對抗的第一回合終於宣告終結,我拖著殘破(本來已經是疲憊)的嘴回家,而且他還是露出白白的笑容:『嘿嘿,請待下回分解啊!哈哈哈。』真是夠了,唉。想不到啊真正的想不到,他施展的大絕招在現在(一天後)才顯現出來,當真的惡魔功夫,讓我清秀的臉龐腫了半邊,而且還奪走人最基本的慾望:吃喝!

...到這兒,我已經啞口無言了,只能動動我的手指來蓄積我的能量;唉,第二回合...。老天啊老天,為什麼要長智齒呢?而且要長還會長歪咧?我只能用廣大的心胸來面對:願天下有歪智齒的人,能痛成『我不來痛,誰來痛』的最高境界。

英雄

英雄英雄,何謂英雄?這讓我想到一部片子,「英雄本色」(The Brave Heart)。Mel在片中飾演是民族的反抗軍領導,但最後卻成了階下囚,也送了性命,不知大部分的人對Mel的評價如何,但就「英雄」這部片的觀點,他不是英雄。

就我看「英雄」這部片,觀點不會落在秦皇身上,因為那不重要,反爾在劇中的
三個刺客(無名、飛雪、殘劍),才表達了這部片子的內涵所在,秦皇較像是襯托他們的一種方式,也頂多是配角吧;當然三位的戲份也是多的沒話說,老是在replay的樣子...怪怪~呵呵~。

無名可為了仇恨十年練劍,為了刺殺而無名;飛雪可為了刺殺而多次傷了自己心愛的人,而殘劍才真正拋開掉這些別人所賜與的東西,找尋自己所想要的世界,而生了關懷天下的思維,不再執著於本身的小我。

一開始紅色的人們表達無盡的現實(為仇恨而生,為意識型態而對立),而藍色的人是充滿寬闊壯懷的(肯為了意識型態而「犧牲小我」,肯為了意識型態而練劍),但是只有白色世界才是我們真正活在的世界。真正的世界是很複雜的,除了充滿理想卻還得加上了現實,除了愛恨情仇,也有壯懷的胸襟,更有複雜的思維...。英雄是什麼呢?英雄也只是人罷了,而人在做什麼呢?人在實現自以為的目標罷了?很多問號可以聯想。

活在現實的我們,要當什麼呢?要當被別人所附與的英雄?還是被別人所質疑的梟雄?無名最後因放下而有名,殘劍為了自己所追尋的世界而讓飛雪有所悟,讓秦皇「講」出劍術的最高境界...。而秦皇呢?反爾脫離不了天下的窠臼,即使片中所述他的作為是為了天下。


平心而論,要表達一些思為本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英雄可說是手法和劇本都滿危險的,畢竟牽涉到歷史又要脫離寫實,牽涉到思維卻用平鋪的敘事方式,牽涉到複雜卻用單純的劇本...。想要克服這些,「英雄」被批評的臭頭也不太意外,也真有許多缺點;不過真的是大人物所拍的片子,鏡頭倒是不會浪費在太多不必要的事物上,運鏡和武術設計看得出花了許多心思。

Category:

朱天心<方舟上的日子>

實在不知該怎麼寫起,這本有趣的小說集。

我想寫的人有一雙細膩的眼睛,用他的角度來好好端詳這些他腦袋裡的東西,或許是青春的註記,或許是青春的心靈,或許或許... 方舟上的日子,好像不該有什麼物質上的牽絆吧,但感覺的牽絆可多著了。那要用什麼樣的筆去寫感覺呢?好大的問號。

最細膩的是心裡面的感情,但是用任何語句來形容都不會夠的;於是梁小琪、培培、何安、張雁和龍雲,還有寒子、唐蜜... ,一大夥兒全都出說故事了,這故事從小時候開始說起,是些怪怪的想法,甜甜的純情;開始長大了一點,有點戀戀的,傻傻的癡情;而到了亭亭玉立的時刻,要是不灑些熱情是長不大的!拉拔拉拔,而大人的時刻總飛得好快,好快。

有趣的事情總多著,感覺也在流動著,在這個方舟上的日子。

Category:

年輕的心

看到熱忱的小朋友們,讓也曾年輕過的心又飛舞了起來,不知大夥兒會不會如此呢?還是還執著於惱人的對峙僵立,或是那做事與不做是的掙扎?還是在意好多討厭的人,和不討厭的人?我想,一個人裝的東西,可別太多太雜,太吵太累,那會讓我們越來越大人起來。

記憶裡的不會再來,但記憶也不會消失,卻會被我們淡忘,甚至刻意抹滅。曾經的過去,總在夢裡突然侵襲,或是聞到某種熟悉的氣息,而後喚起一片片新舊交雜的畫面,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這樣的過去,是這樣的真實貼近,卻也這樣的遙遠夢幻。

奇妙的是,帶起大夥兒的熱情,卻是一群小小朋友們。人們的心死了嗎?人們的心老了嗎?記憶該好好擺在那的,但面對記憶的心,可飛舞著呢!也別忘了自己有過,也別懷疑自己可以,因為我們有過曾經,只需要多一點力氣和勇氣是吧?我只想說,我們都被大地呵護著,卻老不懂仁慈的真諦。

曾經的曾經,請仁慈的對你自己,才能寬恕自己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