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刻刻(The Hours)

What do we want to escape? Is that the real freedom?

時時刻刻自由這一種牢籠,困頓了劇中的三位主角,而打開大門的鑰匙,卻老不握於手中。死亡在此成為解開迷團的開端,讓人在理所當然活著的同時,有機會去真實的活,去體會呼吸的感受,和死亡的結果。當親吻和擁抱的一剎那,便給自由蒙上了一層紗,心中的霧也越來越濃:到底何謂真實?而生命的意義(目的)是什麼?劇中用了兩個人的死亡來述說。

我們真能逃開的了這世界?但世界依然如此,山還在,水還流,我們能夠躲避的了嗎?除了用那看似萬物的終結「死亡」以外,但活在世界上最終的意義,也只是為了死亡嗎?所謂的自由,給了人們,也只是多了個自由的死亡來選擇,只教會人們逃開眼前的生命,無法認清生存的本質,和一切消長的意義。生存變的朦朧了,因為我們有了自由;不再聽喚於人,不再盲目的為了某人某事存在,不再相信自己所謂的喜好,或是愛人與被愛的價值,開始懷疑目標和追求和理想和希望,開始無法歸納出自己一切的情緒和道理,無法統整自我的價值觀,開始懂得不懂的時刻。

但往往面對這樣的時間是空洞的,黑暗的讓人們難以持續,讓人們無以勇敢,又再度踏上自己熟悉不過的道路,就是如此不斷的輪轉思維的苦痛。再度提起劇中的死亡,可來的讓要死的人或活著的人都難以逃脫(逃避)。生命的意義,不再只與死亡共生,活著為的是面對真實的世界和心中的不懂,還有許多許多豐沛的影像、聲音、氣味、感觸、記憶...也就是時時刻刻的在用自身的感受,不再受人或物來支配自己的喜好,始於自身的幻見也漸趨澄明。

最終,自由在哪裡?那生命的本質,會自然依著奇妙的律動舞動,以然不需要複雜的人們關心了。

快樂

真正的快樂是澄靜的。

Category:

花樣年華

王家衛,花樣年華記憶裡的灰玻璃,該去嘗試擦拭,還是就讓他生染塵埃?過去的屬於過去,記憶總淡的讓我們以為會消逝,但還是太多的不勇敢,竄起在點染上水滴的透明玻璃時。


先要退縮了。脣縫間露出的話語,竟跟自己充滿了陌生的距離,即使只隔了層薄薄的灰玻璃;但看不清的,還是看不清;看清了,卻又軟弱了,也無法改變什麼了。

只能不斷的用如此鮮明的衣裳,把身子裡的灰透的色彩給包了起來,而周遭的彩度卻又如此低調。再讓觀眾們用一如往昔那窺視的角度,將稀疏傳來的話語和聲音給充滿瓶頸和壓抑。

選擇

你不要我還不要你

我從不以為自己有選擇權

Category:

萬物不離漸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