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

給懂得人

    從如此遙遠的地方來,相見
    只點了點頭
    卻又走了


遠方有著一片天空,上面畫著各式各樣的雲,有白的淡藍的黃的紅的,最尾端的是隱隱的紫色;隱末在尾端那夜晚的來臨,好像又這麼遠,卻也比想像中近的多。踏上路程的時候,誰也沒想到會如此遙遠,但最後又終要走進那黑暗裡了。此時風又是在耳際呼嘯而過,草也開始懂得說起話來,樹林中藏著千百對雙雙的眼睛,靜靜注目著那群不懂得靜默、也不曾靜默的人們,還好有鵝黃色的那微微的光芒,總是從山的另一頭爬起,使夜色裡的大地,不再只沈浸於如此安靜的熱鬧,那月光讓氣氛緩和得多了。

遠方的天空,剛說著被畫了些形形色色的雲,才意識那是從著紅色的藍格子布;一下子就變成毛茸茸、吸了墨的畫紙;但最後全部的形狀都揉合成一大片烏亮的聲音,隱隱的還可見著一些輪廓;卻在星空墜逝的斑點給擦去後,只剩下絲絲的聲音,和黑黝黝的味兒。芒原中許多結實的胳臂擁抱著,那些不懂得闔上眼睛的人們是看不見的,他們唱著笑著、說著玩著:這些給動彈不得的人們。


    模糊的是
    許多笑聲、歌聲
    許多草味、花味
    從如此遙遠的地方來到
    相望了會兒  嘴唇裡像是動了
    卻又走了


可是人們也喜歡唱著笑著,說著玩著。大伙兒遠離熟悉的世界,來到陌生的國度;有人喜歡採身旁的花花草草,有人踩過了多少的路也記不得,然後把這些陌生地方的陌生,一一帶回那曾經熟悉,不一會兒又陌生的園地。暗地裡的輪廓,有些微笑,傻笑:那是山吧?曲線是向下彎彎的嘴、嘟起的嘴:那也是山吧?他用人們不懂的聲音唱著笑著,說著玩著,卻也哭喪著哀愁,靜默著沈寂...。

才說著,她便跌倒了。走了好長好長的路,她背得好重好重;哭了,她躺在心裡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剛走涉過的水流在一旁直打轉,跟她悄悄講了好多好多的話;於是淚水摻著汗水滴了下來,滴到不懂的土壤,不懂的水裡。而在重重的樹林裡,他跌跌撞撞的前行,好久好久後才發現:說過早安的樹,此時微微的向他點點頭,佇立在前;終於倒地了,在上上下下的攀爬之後,好像所有的風都在笑著、捉弄著,那陌生的他。


    其實好像也沒這麼難
    只是一些執著、一些夢幻
    一點點期盼和意想不到
    然後我們從如此遙遠的地方到來
    只揮了揮手
    然後又得走了


也沒什麼是能夠捉的著的,山和水的影子,風和雲的身子。所以走了好長好長路,路旁的草兒一直流過,像水的影子,一下子又被波紋給抹去;划得好遠好遠,槳拍打著水面,配上人的耳語,可還是在山影的懷抱中;那我該躺著吧。閉上眼睛後,也不用去分辨太多的迷濛,一切便簡單起來。


    在這個世界裡,其實我們都還小
    喜歡看著太陽從東邊來,西邊走
    然後總要揮揮手
    搭著笑容與哀愁織成的搖籃,往遠方駛去

Category:

權力

人沒有悲觀的權力

或說,人沒有自憐自哀的權力

Category:

可怕

可怕的病毒,可怕的人

最可怕的是像人的病毒,像病毒的人

Category:

叛逆

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叛逆的人,擁有叛逆的心

只是我喜歡用不叛逆的方式,來實現我的叛逆

或說,我是個溫柔的叛逆者

Category:

自由 於戰火

之一

你用你引以為傲的長髮,還有指甲
唉,刮過我挺立的胸前
完美的曲線出現一痕痕的影子
說:享受吧,我的親愛!

之二

紅唇裡藏滿熊熊的愛火
灼了我的胸頭,咬我沙漠般的膚澤
還有我結實的吻,又給熱情燒遍
你忙著實現你對我的愛
要是燦爛的了,要是海枯石爛的了

之三

你總說,我的愛是無窮
但為何要把我的身,我的吻,我的美麗衣裳...給禁錮
你總說,愛我,就要給我自由
那為何你侵佔我的指頭,我的眼、耳、鼻、喉
你總說,一切一切,都是為著我
可為何... ...要掠奪
我那白燦的海洋,黑黝的森林,七彩的雲朵

之四

你說,愛我是你的自由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