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溫柔的夜>

關於薇薇夫人說:「三毛是一個真正活過的人。」

活著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我想好多人忘記了,眼神也模糊了,身子也疲倦了,然後開始又忘記,忘記。

有些時候,我們喜歡旅行,外出;但真正靜下心來去接受周遭、去認識新的風物、去接觸別人...的人,到底會有多少?也許只是些不同的山形輪廓,或是不同人眼裡說的話,又可能不同城市吹過了不同風的聲音;但是「觀光客」們也許不在意這麼多,也許在他們的人生裡來這一遭,也只像觀光瀏覽罷了:看了場超長的電影,昏昏欲睡;坐了長程火車,已經對周遭非逝的景色漠然;然後也許生命要結束在一場轟轟烈烈的自殺中,凸顯自己的悲涼。

三毛的旅行為何精彩?我猜他的眼睛才真有裝了靈魂,他的旅行可是人人都可能實現,但是他的眼睛可不是人人都有。

我常想,對於我自己,活著是什麼感覺?絕對不會是在電腦前打這堆東東時;也不會是上課時,聽老師講什麼鬼電腦的東西;也不會在看電視新聞那千篇一律報導的時候。也許我也在尋找屬於自己的眼睛,喔,應該說是眼睛背後的東西。

或許哪天我在車站看到沒錢回家的人,會好好記著自己的反應(*1);或許哪天我遇到個陌生朋友,我會試著記得他的存在的(*2)...或許或許,哪一天我張開眼睛,看到了不同的你,不同的我,不同的世界;而我正活著。

*1)三毛<溫柔的夜>一文,描述他遇見一個沒錢坐船回家的人。
*2)三毛<相逢何必曾相識>一文,描述了在加納利遇到的陌生朋
友,以及種種。


三毛的文章 :
http://140488.8d8d.net/1/002/002-01/002-01.htm

Category:

漣漪

叮 叮 叮...

有一葉琴

放著
叮 叮 叮
的韻律

唱著
叮 叮 叮
的記憶

有一旅風

吹著
拎 拎 拎
的光影

歇著
拎 拎 拎
的過去

叮... 叮...

有一股思

念著
聽 聽 聽
的瓣兒

想著
停 停 停
的漣漪

Category:

星星

如果這是通往未知的目的地,那會有億盞燈嗎?
如果這像年底的祝福,那我可不可以有願望?
如果這是微笑旁的雀躍,那天亮的時候,可會沈溺嗎?
如果這像神話的天空,那,便收拾了我的頸項...

要當夢裡爬啊,越過湍湍的朦朧
輕聲向聳立的峻影,和高飛的飄想
走在無聲的溪上,溯回源頭的瞻仰
家?
那只在路旁的小山小丘,不高不遠的地方
歸去?
雖晚了,但燈卻不在熄了的天亮!

...我當要從稀光裡找尋
跟遙遙的星星說:
早安,妮,願意為我點個眼睛嗎?

Category:

我是大地的小小羊兒
可也吹想宇宙的牧笛
從時間的呢喃裡哼著
到光陰的歌裡歇下

Category:

程式遊戲

while(1){
while(!死亡){
掙扎;
解脫;
}
}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