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的距離

別再靠近了,我的歌;
今天不是吟唱,不是擺舞,是不放聲的季
我要向此地說晚安,
沈沈睡去...

風不該起的,你幾曾知道風凝聚此地?
起了又停,停了又起;
而風此時該是流浪到雲裡去了
雲不該聚的,有人說雲太飄渺,
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而雲當要飄盪在群峰裡了
山不該聳立的,讓多少詩人寄心?
去了又來,來了又去;
而山中總有一處讓詩人哼歌

    而今個兒錯調的歌聲,早已默離...

向哪兒唱的歌聲
此時該是夜半,
在柔柔月光的髮梢;
天明?
向悠悠晨曦的眼眸;
夕陽,
向淡淡沉落的紅頰!

    而此時該是,別再靠近了!我的歌

我刺穿殘忍的喉頭,啞了,不歌不語,
卻明白,已失去說晚安的力氣,
剩下的聲音,留給喧擾的城市聽

    而請別再靠近我了,歌。

Category:

過客吟

繞啊繞底歌啊
東西不往 南北不向
漂啊漂底舟啊
四面不停 八方不盪

嘿唷

拿起了羅盤 抄起槳
轉啊轉不停地划

嘿唷

拿起了竿兒 抄起網
撈一粒微塵 釣瞌睡裡的空想

歌啊歌底浪啊
清輕 耳畔地唱
眨啊眨底風啊
巧悄 閉在帆上

Category:

路上

    你曾問我往何方?
    我用旅程跟你說道:

我只是沙籽般的羽毛
有些小小的、輕輕飄的願望

我只是天真的有一種希望
在人們的波紋裡擺盪 「大」的姿勢配上螺旋狀

我只是禁不住眼神的好奇
漸漸地 渴求奇幻的音符喚醒城市另端的朝陽

我只是有著孩童般的嚮往
會有說不完的故事 用兒時的童話?

    天空的色彩在繽紛的時間走廊

我走在光陰的紅毯上
乘坐問號的船 漂向迷途的那一方

我馳騁在條條現實的路上
卻一點兒也不想朝那羅馬的方向

我裸泳在碧綠的太平海洋
可不用顧及別人啊 化身柔柔月亮光

我用最細緻的歌喉吶喊
搭塵埃的飛船 作飛向星星的夢想

    你曾問我到了何方?
    我只能用旅程說道...

Category:

冷調

針穿過一條蟲
滴下血的灰黑藍

沈日沒有紅
音調安靜的低沈 停留
天空面無表情吐音
割斷墨黑在峻峭

入夜沒有光 沒有鳴叫
是霜住冷的笑

Category:

驪歌般的愛情

親愛的 我走了

我不願作湖底的微沫 渴望天空的氣息默默說話?
我不願作松針掉落的季節 那鋪滿地的神話

親愛的 我走了
我不願作你裙底的鞋襪 或你的緊身衣裳
我不願作你滿天的烏雲 壓住妳烏黑秀髮

親愛的 我走了
你別怕 別怕
我不願在妳胸口 作你的疙瘩

親愛的別怕 別怕
這一直是我的歌聲
沈重、溫潤的老舊黃光
清冷而激盪的變幻海浪
這一直是我泥濘中的步伐
隨夜來的雨聲輕輕融化

親愛的

你會有片片森林 雀鳥悠遊身旁
我在我的湖泊(沒有樹木的湖畔) 順流入洋

Category:

頁面

Subscribe to Jimmy RSS